杭州几乎每天都有新的摄影基地开张 主要面向商拍 一小时收费500元

每日商报报道 一座高高的城堡、一匹浪漫的白马,同一个网红场景经常出现在小红书上,坐标“杭州”,这引起了杭州姑娘雯雯的关注。爱拍照的她搜索发现,这家摄影基地就在萧山区河上镇,而杭州周边已被各种各样的摄影基地“包围”了。

记者在大众点评上输入“摄影基地”关键词,发现杭州共有上百家摄影基地,各种风格都有,工业风、侘寂风、ins风、异域风……不仔细看,以为都是实景。

不断涌入的网红,令杭州兴起了一轮摄影基地的投资热潮。我们发现,激烈的竞争令摄影基地的搭建水平越来越高,赚来的钱不断投入,行业“内卷”入一场装修比赛当中。

主要面向商拍,一小时500元是主流价格

“杭州上一次兴起摄影基地在2016年前后。”杭州101摄影基地创始人覃川是杭州最早做摄影基地的创业者之一,他发现,去年下半年以来,杭州冒出了很多摄影基地,行业正在迎来新一轮发展。

在覃川看来,这和疫情有一定关系。一方面消费者有一波报复性消费,另一方面,疫情导致很多商拍无法出国拍摄了,摄影基地成为一种新选择。

记者去了两家去年下半年新开的摄影基地“打探”。

WAKE UP摄影基地位于萧山区湖东村,占地近7000平方米,内含多个场景,包括街头潮流、咖啡店、地铁车厢等,只需走几步路,就能“切换”不同背景,拍出各种场景的全球大片。

在记者探店的时间段内,有两组摄影团队正在WAKE UP进行商拍,其中一组还是专程从外地来的。

“街拍时,车辆和人流量没法控制,模特换衣服也很不方便,光线不够好,场景不够多,辛辛苦苦忙一整天,只能拍几十件。”一位摄影师认为,专业的摄影基地的确能提升不少工作效率,“有时候,一天拍三四百件衣服,也都是可以实现的。”

WAKE UP摄影基地合伙人之一谢炳杰向记者介绍,目前该基地共有上百个场景,近20种室内风格。他们的收费分商拍和个人两种,商拍为一组420元/小时(非会员),对于个人散客,只需支付最低58元一人便可在基地内打卡拍照,还能附赠一杯咖啡。

同样于去年下半年开业的Scènes盐值摄影空间位于西湖区双浦镇,主打日式侘寂风,占地面积16亩,超过了一万平方米,室内、室外场景都有,整体分为四大主题,包括摄影空间、咖啡馆、牧场、营地。目前仅向电商、广告公司及厂家开放,收费以拍摄的时间和人数为准,最低费用500元/小时。

另一家在小红书上比较热门的梦娜斯庄园,其“纯正”的欧式风格在杭州比较少见。据客服介绍,梦娜斯庄园四面环山,欧式城堡高达39米,除了草坪还有山坡、沙地等自然场景,占地约100亩。

梦娜斯庄园行政总监俞超飞透露,他们目前接待个人、影楼、商拍、影视节目等各类拍摄,价格不一。比如针对商拍客户,内外景结合的拍摄大约为5600元8个小时,团队限定10人之内,马匹出镜则需另外付费。针对个人打卡,价格是99元/位,马匹出镜价格为580元/45分钟,“不过大部分来拍照的游客都会选择马匹入镜。”

记者调查发现,摄影基地由于对空间的面积要求较高,大多集中在萧山、滨江、富阳、余杭等区域。摄影基地主要面向商拍客户开放,一般按每组每小时计算,在400-600元不等。而个人探店的价格从0到150元不等,个别摄影基地不对散客开放。

为了推陈出新,必须不断投入装修

“在很多外行人看来,摄影基地是一门赚钱的好生意。”毕业于中国美院的覃川,从2014年开始做第一家101摄影基地,从业多年他观察到一个现象,每一家基地刚开业时,都会出现顾客蜂拥而至的场面,他说这可能让很多人产生了误解。

“摄影基地看似赚钱,但如果真的投身经营,会发现刚开业的3-6个月是‘黄金期’,后期生意会趋于平淡,所以就要加大装修投入。”

这或许和网红们的“竞争”太过激烈也有关系。在这个人人皆可当网红的时代,网红们为了快速出圈,在选择独树一帜的场景拍出好看的照片这个问题上,可谓挖空心思。由于带货网红、品牌服装的商拍是摄影基地的主要客户,必须尽可能满足他们对场景的推陈出新。

“因此,我们必须快速更迭布景。”覃川的101基地最早每两年做一次翻新装修,这几年的间隔时间变成了一年一次。他强调,以前的装修比较简单,用的材料也偏粗糙,这两年为了追求更逼真的拍摄效果,装修成本比前几年提高很多。覃川透露自己目前尚未盈利,“赚的钱都用于装修及新基地的开拓了”。

覃川说,之前每期装修投入约为300万元,去年受疫情影响,装修费用整体上浮了30%。近期,他们推出了迷你101摄影基地,还有一个la la land摄影基地正在筹备,这两家新基地相较101基地更加精致,风格设计、装修投入自然也耗费更多。“迷你101基地五六百平方米的装修投入和之前2000平方米的差不多。”

盐值摄影空间在前期便投入了400万元,创始人苏杭也说自己一直在投入,二期将于9月初对外开放。他认为,杭州的摄影基地发展很快,基本每个月都会有新的摄影基地冒出来。同时,这个行业的生命周期很短,用户对于场景的更新要求更高,因此必须加快更新换代的速度。频繁的装修意味着更大的投入,还有装修停业带来的客户流失。

梦娜斯庄园一开始的定位是红酒文化庄园,于2013年正式开业。据俞超飞介绍,前期聘请了香港设计师进行策划、设计,历时三年多,投入了数千万元。近几年,业务部分转型为摄影基地后,进一步加大投入,包括更新场景、引进4匹纯种马等,“每个月的运维大概要花10万元左右,马匹需要喂食、训练、专人养护等,一匹马一个月需要花销三四千元。”

网红撑起半边天,但行业内卷开始显现

覃川告诉记者,在2014年101摄影基地刚开业时,来基地拍摄的大多是四季青的模特;2015-2016年左右,淘宝商拍成为主流;近些年,拍摄客户已基本以网红为主。

从张大奕、雪梨到如今的罗永浩、薇娅、李子柒,在杭州的知名网红很多,网红电商类相关企业数量更是不在少数,产业优势非常明显。近年来,杭州聚集了淘宝直播、MCN机构。招商证券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中国排名前10的MCN机构,有6家位于杭州。目前,全国网红主播前10位和前100位中有一半以上都在杭州产生和落地。网红源源不断的诞生和涌入,支撑起了众多摄影基地的生存空间。

激烈的竞争,也让这行开始呈现出一定的“内卷”。WAKE UP谢炳杰介绍,目前摄影基地营业还算稳定,但是比预期会差一些。为了改变现状,WAKE UP正在商业模式上进行创新,邀请商家入驻摄影基地,目前已有咖啡店、中古家具店、文创用品店等门店,未来还将开设展厅、餐厅等。在他看来,摄影基地已从类似影楼摄影的1.0时代升级到多种场景叠加的2.0时代,现在正迎来3.0时代,摄影基地不能再是单一的摄影场所,而是要包括许多摄影之外的业态,如咖啡店等,以此来吸引更多顾客,将大众消费与电商服务联动起来。

巧合的是,101的覃川和盐值的苏杭都曾是专业摄影师,在他们看来,摄影空间除了投入成本,必须足够懂拍照这回事。覃川认为,拍摄需要构图、光影,这些要素只有摄影师才明白,因此作为他来说,比较懂得如何设计出最好的风格。苏杭对此表示认同,他提到,和人家打一枪换一炮的做法不同,专业化、品牌化是盐值摄影空间的目标。

覃川认为,这个行业看似繁荣,但实际上由于竞争激烈,不少基地没几年就会凉凉,还是要有自身优势才能长期发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