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忠礼:摄影师对世界最深的爱

世界以两种形式存在于我们的生命里。

一种基于个人感官,另一种通过别人的视线。

马格南摄影师艾略特·厄威特 (Elliot Erwitt) 曾经说过:“对我而言摄影是观察的艺术,是如何在平凡中发现有趣事物的艺术”。

观察,捕捉,再现,以画面代替语言,这是我摄影的动力和乐趣所在。

十五年的不断行进和积累,让我的视线与摄影深深地融为一体,透过取景框,我的世界定格的那一刻,也是我想要传达给别人的独特的瞬间。

如果说摄影是展示自我视角的艺术,那么,摄影同时就是拍摄者作为一个镜面来折射世间万物的宣言。

万物有万种姿态,我们作为单一的个体,只不过略窥一二。摄影是一种延伸和扩展,摄影实现的过程,带给我的不仅仅是个人内心的丰富,深化透彻的感悟,更是把 “存在” 这个意义无限放大,让它更久、更远、更广地去传达。

而传达,是我对这个世界最深的热爱。

逍 遥

曾经只为波澜壮阔而触动,

历经了山川、人海、岁月、四季,

发觉那些平凡而生动的瞬间,

无一不令人心动。

百 态

或许是无意间的回眸,

也或许是注定的那一刻的相逢 ,

当时光从容地消散在无垠的长河里一去不返,

我庆幸于记录了如此诚挚而陌生的面容。

情 义

我们来过之后的世界,

绝不仅仅是我们,

当绿荫和云朵都能够感受灵魂的碰撞与契合,

这人世间才是圆满的。

生 灵

天地生万物,万物有灵,

在这浩瀚无垠的人世间 ,

我们曾于同一个时空相逢,

或许一刻、或许一时、或许一段、或许一生,

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们相互温暖,亦栉雨沐风。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