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什么是摄影呢?

图像化生存,似乎已成为这个时代的一种符号,却又不能称之为摄影时代。

摄影的概念,已经随着科技的发展和成本的降低而悄然改变。对于大众化的概念而言,它是一场全民狂欢,一种生活方式,与艺术无关,与技术无关。

它只是一种快速化工具,一支会自动作画的笔,一种会自动组织的语言,将一切在那些数码显示屏里呈现并分享出去。

那在这个时代到来以前,什么叫摄影呢?

图 | 文 潘正涛

长沙火车站 / 行色匆匆

作为工具的属性,摄影倒是没有改变过,都是用光和时间,透过镜片组将现实世界采集到一个框(底片)里,然后显现。

只是形式变了,方法变了,变得越来越便捷。也正是困难与便捷这两个极端,指向了摄影的另一个问题——目的。

湘江 / 薄雾茫茫

贺龙体育馆 / 钢筋水泥

梅溪湖金茂内 / “框”在阳光内的人

梅溪湖金茂内 / 面面相觑

不严谨的来讲,困难容易让人更严谨,谋定而后动,于是摄影的目的,便是表达私人的观念。

而便捷容易让人更随意,不用去思考,于是摄影的目的,便是记录私人的观看。

每个人都在观看,每个人都在观看别人的观看,这种观看形成了一种大数据,这个大数据在明示或者暗示每个人,这个是美的,于是,大众审美就这样产生了。

梅溪湖金茂 / 高耸入云

圭塘河岸 / 悠游小镇

在媒体行业工作了几年,采访过许多本地摄影师,对新老长沙有了更多的了解,于是在辞职之后,我终于有自己的时间,拿起黑白相机,重新去认识长沙。

解放西路 / 对称

解放西路 / 兜风

始终记得11年前来长沙读书的时候,周末也像一个外地游客似的,走马观花,把长沙各个热门地标都看了个遍。

11年后的今天,长沙的热门地标愈来愈多,外地游客也愈来愈多,热门地标换成了一种更新潮的说法:网红地标。

黄兴步行街 / 一方光亮

解放西路 / 一家“破烂”的奶茶店

谢子龙影像艺术馆 / 一位拗造型的姑娘

湖南米粉街 / 一碗巨型米粉

五一广场 / 来来往往

太平街 / 小巷深深

我想,老长沙的秘密,都在那一条条麻石街底下了,有一天我走在某某广场这样想着。

在我脚下全新的瓷砖路下,是老长沙曾经的一座城门。穿过五一大道,我走进太平街,看着一块块石板和一个个方形的招牌,框的意义在我的心里慢慢形成了。

新建中的潮宗街 / 熟悉又陌生

太平街 / 你在看谁?

太平街 / 参观贾谊故居

城南中路 / 向我走来

五一大道 / 框

东塘地下通道 / 楼梯上的“沉思者”

老长沙与新长沙的记忆,在我脑海中瓦解,变成一根根钢筋、一块块砖瓦、一些点线面,然后消融成一片一望无际的空寂,又在一片几何图形中重组。

人们在光和几何中路过,我把他们和时间一起“框”住了。

万达广场门口 / 装在圆圈里的人

友阿奥莱 / 清冷

泊富国际广场 / 地盘

九龙仓内 / 任你飞

九龙仓 / 各行其道

九龙仓内 / 你在明,我在暗

叮叮mall / 琳琅满目

叮叮mall / 向左向右

德思勤城市广场 / 黑白分明

[责编:伍霞]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