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专拍陌生人卧室的美国摄影师,各种各样的人生,全在照片里

Barbara是一名美国的摄影师。

2016年的一个清晨,她起床看向卧室外的花园,转过头时,发现丈夫正裹在毯子里,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下,脸上戴着防打呼面罩。

这副场景,她感觉既美好又搞笑,

也在突然之间有了一个创作灵感:

一个小小的卧室,其实可以展示一个人独特的人生故事。

于是,她开始了一个项目,叫“美国卧室”。

刚开始,她拍的基本是身边的朋友和熟人。

但到后来,她把想法贴到脸书和ins后,也有很多陌生人加入了进来。

过去这些年,Barbara记录了无数个美国卧室的画面。

每一张照片,她都配上了被拍摄者说的一句话。

Alice & Chris,分别是38岁和40岁:

“忙碌的生活,两个孩子,一只猫,独处时间少之又少。夏天正在悄悄过去,只要有空,我们就会尽情享受。”

Cody,15岁:

“我什么也做不了,不能跟朋友玩,也不能出去运动,我被困在这里了,只有我和我的病。”

Pepere,88岁:

“每天我早上起床,都会尽量轻手轻脚,我不想吵醒她,然后我突然意识到她已经走了。”

Nito,35岁:

“你看到的这些,不是我买的玩具。每一件都能联系到我的一个朋友或我的人生经历。

虽然看起来有点乱,但能轻松接触到这些我珍视的回忆,让我平静,也让我感觉跟朋友们的联系更紧密。”

Winslow,20岁:

“我刚从芝加哥搬到这里,离开了几十个朋友和过去的人生,唯一跟着我一起过来的,是我的猫juno。”

Avey,3岁:

“我的鱼死了。”

Josh (38岁), Rean (37岁):

“我讨厌我们的卧室,它是如此拥挤和狭小。但我们等了很久才有孩子,所以当我们都在一起时,我很幸福。”

Faith,9岁:

“一切都没了,但我妈妈不停说:不要放弃希望。”

Dale,48岁:

“我从没想过要当女孩,我只是想做一个涂红唇的牛仔。现在,我离开了德州,远离了年轻时的宗教压迫,我感觉总算自由了。”

Doris,97岁:

“我的人生充满戏剧性,我的三个孩子都很好。我的人生再好不过了。”

Becky和Dave,65岁:

“几十年来,育儿的责任一直压着我们,现在,家里只有我们,在空空的巢穴,年轻时自由的喜悦又回来了。”

Freddy,67岁:

“床是我的时光机,我在梦里是时光旅行者。”

Harry和Alan:

“在一起27年,结婚4年后,我们的亲密程度已经使我们融为一体,就像1+1=1”

Camille 32岁,Ashley 31岁。

Camille:“人们都以为梦想只属于年轻人。但在我30多岁后,我最大的梦想现在才刚刚实现。我终于允许自己去大胆追逐一切自己的梦想。组建我心目中的家庭,把我的音乐传递给全世界。每一天,世界都会对我打开更多一点。”

Ashley:“如果你5年前告诉我,有一天,我会成为巡回演出的音乐人,会有这么一个美丽又了不起的妻子,我们会在波特兰幸福生活,我会高兴得哭出来。

不要放弃去追寻你心目中的幸福。

你不去尝试,永远不知道前方有什么宝藏。”

Kasey,7岁:

“我的卧室是一辆拖车,不太热时,我和我的狗狗一起住在这。”

Claire 和Tee:

“紧紧拥抱彼此,告诉你爱的人,你有多爱ta,如果你想念一个人,就给ta写信,让他们知道。没有昨天,没有明天,只有今天。”

Lucinda,88岁:

“我现在孤身一人,只有狗狗陪伴。”

Chloe,18岁:

“很多人说我有一个老灵魂,当我关上房门,独自坐在架子鼓前,释放我无法用言语表达的东西,我感到无比自由。”

Jordan,62岁:

“我一生都是一个叛逆者,现在,我只是一个老人了。”

Frances,31岁:

“我现在是我哥哥当年去世的年龄。我的卧室充满了爱,现在的爱,过去的爱,以及未来我希望的爱。真希望我可以给你介绍房间里的每一件物品,因为每一件都有意义,尤其是我后面架子上怀念他的物件。”

Mathews一家:

“3年前,我们卖掉我们的房子和几乎所有东西。我们不知道在道路的前方等待我们的是什么,在寻找一个新地方和社区作为家园的过程中,我们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自由。”

Taylor & Shannon, 25岁 & 26岁:

“我们想要的,只是一份不会让我们想起痛苦的爱,我们从来都不难爱,只是我们找错了人。”

Sundara,4岁:

“一进我的卧室,就感觉很舒服很幸福。”

Andy&db,53岁&52岁:

“美丽,心碎,愤怒,幽默。相互交叉的盘旋,建立关系很难,我爱它,我恨它,然后又再次爱上它。”

Carol:

“生活经常是悲伤和痛苦的… 猫咪和狗狗是我的避难所,完全的爱,信任和接受,让我所有的日子都充满阳光。”

Mark,66岁:

“我靠透析一天天坚持下去,我无法忍受离开家人的想法。”

Diana & Caleb,19岁&22岁:

“小时候,我们都是不需要恋爱的那种人,直到遇到彼此,我们才知道有个分享人生的另一半有多重要。”

Claire:

“我一直很珍惜我的卧室,因为它很温暖而且会让我想起孩童的时光。现在我长大了,正在经历各种新事物,只有卧室一直没变。”

Karen,74岁:

“我曾是一名室内设计师,在与两次癌症斗争了12年,经历了极度痛苦后,我的卧室就是我的避难所。”

在小小的卧室里,每个人都卸下面具,露出最真实的状态。

通过这个拍摄项目,Barbara意识到:

“这世界上有很多孤独的人,如果有人愿意倾听,他们都有故事想要分享。”

“我发现人很脆弱,同时也异常坚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