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的力量

摄影的力量

文/曾星明

“往古来今谓之宙,四方上下谓之宇。”宇为空间,宙是时间。

摄影,正是关于时间和空间的艺术。1839 年,摄影术诞生。记忆结构了历史。摄影术的发明,使得人类对文明、文化进程的描摹从结绳记事、口口相传、文字及声音的记录上升到了真实影像的留存,这是摄影的力量;180 多年来,摄影作为一种艺术样式,参与了人类文明、文化的建构,这显现了摄影的力量;在摄影史上,一些摄影家的创作实践,经由一张照片、一组照片的广为传播,对一个地域、族群乃至国家的发展起到了推动的作用,这是摄影的力量。

由静态照片和动态视频组成的影像,推进了人类文明的进程。在人类艺术中,电影是因为摄影术发明而发明的,摄影和电影是最年轻的艺术。将近 100 年前,匈牙利前卫艺术家、评论家莫霍利 – 纳吉说,“不懂得摄影的人,便是将来的文盲。”时至今日,我们处于移动互联的时代,纳吉的这句预言已经得到了验证。社交媒体上,大部分资讯的传播,是照片和视频在传播。因为有图有真相、一图胜千言。影像作为大众化的艺术,满足了人人需要自我表达的诉求;影像成为了人们社交的重要工具;影像也成为了人们生活的组成部分,改变了人们的观看方式、思维方式。年轻一代,更是在无处不在的影像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影像对他们的影响,更为深远。

翻开本期杂志,诸君能看见:吴正中择一事,终一生,穷 40 年之功,拍摄他出生、成长并将终老之城——青岛,为观者呈现了《一个人·他的城》。曾泽鲲把吴正中称为“藏在时间里的人”,评述道:“他毫不关心自己的照片是否有价值。他把一切交给时间,笃定时间会成就这些照片。他需要的是回到内心,将自己对现实生活的态度和个人立场尽情表达于其中,构建一个影像的桃花源”。王帅则把吴正中描述为“藏在空间里的人”,他说:“但有些人在我去那里的时候选择了我在这里。既是立身之处,也是心安所在,期间还折腾出好一片风景,让人一笑、一静、一思、一悟,让自己的所在之地,成为别人的想去之处。吴正中就是这么一个人。”

翻开本期杂志,诸君也能看见:刘鲁豫用影像为河南山水而歌的《大相中原》,陈晓琦论道:“《大相中原》为我们展开的不只是山河的景色,还是一种精神体悟的境界。豫山豫水的雄浑壮美、气象万千与‘中原之气’的博大精深、恢宏磅礴之间,有一种非常契合的、内在的同构。于是,关于中原历史文化的体验进入到了他的自然景观图式,自然景象与人文内涵融为一种‘中原的存在’,建构出一个充满魅力的‘中原意象’、一部以历史文化为底色的大相中原。”汪远强的《徽港》,以影像还乡。洪磊评价汪远强的照片是关于“时间哲思”的照片,倪国华则言:“《徽港》多数影像的时间性是泛化的,可以看作是当下,也可以视为从前。”

翻开本期杂志,诸君还能看见:李铁强的《中国功夫》、邬毅的《辽河记忆》、朱朝富的《钱塘“卫士”》、杜德荣的《水木清华》、徐渭明的《天光云影红杉湖》和张智良的《精灵神韵,可恼无声》,等等,无一不是艺术家经由摄影展开对时间和空间的刻画和描述。

“观古今于须臾,抚四海于一瞬。”我们处在一个科技创新驱动日新月异的时代。方兴未艾的“元宇宙”,以人工智能、扩展现实、区块链三大技术为核心,由诸多共享基础设施、标准和协议打造数字化宇宙,构建出一个与现实物理世界相平行的虚拟数字世界,且与现实世界相互融通。它基于扩展现实技术提供沉浸式体验;基于人工智能技术生成现实世界的镜像;基于区块链技术搭建经济体系,将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在经济系统、社交系统、身份系统上密切融合。可以说,在“元宇宙”中,影像必将大放异彩;时空重构,摄影的力量将更为彰显。

踏上影像的旅程,何其有幸。2022 年来了,诸君一道上下而求索。

曾星明

《摄影世界》杂志社总编辑

END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