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旅拍8000起,但不赚钱?摄影师:没赶上风口,转型卖翡翠和茶叶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穆瑀宸 徐美娟

编者按:五月,暮春已至,初夏不远。原本该热闹起来的旅游业,却因近年来受疫情影响,被按下了暂停键。然而危与机并存之下,国内旅游业在困境中求变,经历强转型的同时,也于逆境中成功挖掘到新的机会点。基于此,时代周报聚焦旅游产业、旅游人,以及新兴的旅游方式,记录行业的变迁。

旅游热,带火了旅拍这门生意。但目前“远方”暂时搁浅,短暂逃离城市喧嚣的“2小时度假圈”——本地游日渐兴起,成为了“诗和远方”的平替。

“两年前,我承接的顾客来自全国各地,主要是广州和沿海等地。我也曾为了满足顾客需求,出差前往青海、西藏、新疆等,但近期旅拍的客源90%都是本地游客。”2022年5月6日,生活在云南的摄影师IVANLEEY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他主要从事婚纱旅拍,自2014年开始全职做摄影师,距今已有8年工作经验。“每个旅拍摄影师都有自己的独特风格,找我拍就是看中我的艺术性。”

旅拍的盛行,催生出像IVANLEEY一样从事旅拍摄影师职业的新群体。同时,摄影师还要凭借镜头下的精修图、氛围图,在抖音、快手、小红书等社交平台暗自较量。

旅拍概念再次闯进年轻人视野。不过,与上一代人寻找影楼摄影的方式不同,Z世代人群追求个性化,会更倾向于审美、拍摄手法别具一格的独立摄影师和摄影工作室,这让旅拍市场涌入了不少新鲜血液。

在从事摄影行业6年的大雄看来,短视频兴起确实对旅拍行业起到了一定推动作用,且造就了许多依靠其火起来的摄影师和工作室,甚至创造了在两三个月内100万的订单量。

但令他担忧的是,由于旅拍圈子门槛不高,也并未形成对出片质量、产品交付、服务等环节的统一标准,导致用户在体验过程中难以区分好坏。“只能先入为主通过价格判断,这也导致了旅拍行业为获客打起了‘价格战’。”

这个“有台相机就能做摄影师”的旅拍圈子,真的好做吗?为此,时代周报记者近期采访了多位旅拍从业人士以及旅拍爱好者,从他们的视角呈现对整个市场变化的真实体验。

旅拍的接单“圣地”

旅拍能有多火?看看小红书和抖音就知道了。

在小红书上搜索“旅拍”关键词,即可看到超过一百万条笔记,影楼、独立摄影师、摄影工作室都聚集在此晒图和接单。小红书展现的照片风格众多,包括ins风、日杂风、海报风、简约风等,部分消费者还会在小红书上留下拍摄需求,等待着摄影师主动接单。

(图源:小红书APP截图)

在抖音平台则集合了以短视频形式吸引消费者的摄影账号。其中,名为“摄影师-林云”的账号共有518.5万的粉丝量,平时他会在抖音上发布日常的拍摄花絮和一些摄影技巧,最高一条短视频的点赞量达到了178万,评论区有不少用户直接高喊“想要激情下单拍照”。

“我当时没有把握住机遇。”曾是旅拍摄影师的大雄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2018年,他认识的一个影楼的摄影助理利用拍照间隙,仅用手机拍摄日常,发布到抖音上,两三个月后,就带来了100万的订单量。“如果从那时起,我就好好运营,收获一定很大。”

为了更好获客,IVANLEEY也不得不告别以往的获客方式,转战小红书。“以前旅拍的客源大多是熟客介绍的,还有一部分来自instagram和微博,但现在小红书上会更多一些。”

不过,他也向记者坦言,小红书的流量其实并不好做。

“小红书上大多是女生群体,光有照片是不行的,你要给她们一些直观的、大众化的内容。” IVANLEEY继续解释,“我拍摄的旅拍照片很多都是看不到脸的,更关注氛围感和与自然相融合的意境。比如,夕阳下拍摄人的剪影。但这种就并不符合小红书上大多数消费者的审美。”

旅拍爱好者李想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她在选择摄影师时,更偏向于符合大众审美的拍摄,“太过于个性化和艺术化,反而会忽视人物。”

除了卖力在社交平台上吸引顾客,把顾客从线上转换到线下的整个流程也尤为重要。

对于旅拍的体验,李想表示,“旅拍流程十分简单”。顾客在平台上看好样片,和商家约定好拍摄所需时间,再支付定金,摄影师就会和卖家联系约线下见面地点。旅拍当天,顾客和摄影师从见面起开始计时,倘若偶遇人多、换妆发等情况,都要算进工时内。拍摄完成后,顾客就要支付尾款,接下来成片时间不同,比如提供精修的商家一般会在一周内完成修图。

旅拍也内卷

“旅拍对摄影技术的要求并不高,对器材要求也不高,拿个手机就能拍。”摄影师IVANLEEY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由于门槛低,做旅拍、做摄影师的人越来越多。

天眼查的数据也证明了这一趋势,2017-2021年每年新增旅拍企业的数量分别为230、313、543、449、531家,基本呈逐年上涨的趋势。2020年底,携程旅拍的上线,一度被视为以旅游目的地跟拍为主的旅拍正式发展的象征。

不过,随着进入旅拍圈子的人越来越多,行业也出现了低价内卷。时代周报记者翻看小红书发现,当前,旅游目的地的跟拍费用大多数在99元、199元、299元。以小红书博主“厦大大|主叶约”为例,其厦门旅拍收费为99元,包含精修、服装、化妆等。

(图源:小红书APP截图)

对此,IVANLEEY表示,这些低价是当下摄影师们惯用的营销手段,只是为了吸引人去拍,但是拍出来根本不值这个价。

小红书上,经历旅拍踩坑的人不在少数,输入关键词“旅拍避坑”,相关笔记超过5300篇。其中,一位名叫“山月在乡村”的用户在小红书上发布了一篇大理环海旅拍避坑文,称“拍出来的照片没有一张能看的,还不如自己拿手机三脚架自拍。”

“加入这个圈子的人太多了,如果他们本身不具备独特优势,就只能从价格方面去竞争。”摄影师大雄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正是这些低价竞争,导致了许多行业乱象。

隐性消费便是其中的典型。大雄举例,以99元旅拍为例,顾客过去之后,摄影师的确会拍,只不过,后续会出现拍摄过程中的服装限制、结束后的选片限制等,由此算下来,顾客最后的实际花费根本不止99元,甚至能到1000元左右。

秦小禹跟拍工作室创始人贾延琪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定价是大家的自由,但是打价格战是没有意义的,互相内卷只能是过度消耗,不如多研究如何把作品质量提升上去。

“事实上,旅拍圈子并没有明确的产品标准。旅拍效果的好坏其实都是很主观的感觉。”大雄表示,用户在体验前难以区分产品好坏。“主要在于你喜不喜欢摄影师的作品,只要是喜欢的,那就是划算的。”

旅拍的坚守与离开

“做旅拍、做摄影师,感觉像是挣到了钱,但实际上兜里真没钱。”大雄表示,很多人做旅拍是冲着钱来的,但他并不认为这个行业挣钱。

对于刚起步的摄影师们来说,旅拍只能先从低价做起。贾延琪的工作室刚刚成立两个多月,目前主要承接北京环球影城的拍摄。她坦言,在环球影城298元/小时的定价,其实并不挣钱,除去停车费,赶上饭点再吃个饭,很容易就会亏本。

在贾延琪看来,独立摄影师和摄影公司相比,在工作室租金、化妆师人力等固定成本上会节省一部分开销。但独立摄影师毕竟不是团队,在宣传运营、后勤方面难免会有一些不足。

大雄曾经从事婚纱旅拍,开过个人摄影工作室,主要以云南一带的旅拍为主。

“大家总认为摄影只是时间成本,实则不是的。”他对时代周报记者介绍,以大理为例,一单婚纱旅拍的价格在8000-12000元,包含拍摄、化妆、后期。其中,化妆师1000-1500元/天,虽然拍摄时间只有2天,但如果算上摄影师路上往返的时间、吃住行以及租车的成本,一单下来最终到手的钱并不多,用大雄的话来形容,就是“可以糊口”。

看不到旅拍行业的“钱”景,加上后期修片造成“黑白颠倒”的作息,大雄2019年年底关掉了个人摄影工作室,并于2020年初转行做起了抖音直播。据大雄介绍,他曾经参与过一场翡翠直播卖货,翡翠在直播间的价位较低,销售量大,两个小时就卖出近40万。如今,大雄又和另一位转行的摄影师做起了茶叶直播。

在云南,像大雄一样从旅拍转行的人不少。IVANLEEY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他认识的很多摄影师都转行去做直播了,主要是卖茶、卖玉和卖特产;此外,还有摄影师转去抖音做美食博主。

而IVANLEEY仍在继续自己的旅拍事业。没有工作室的他不用考虑店面成本,虽然月单量从之前的5-6单下降到了现在的1-2单,但依然能满足其基本生活,“拍一天8000元,拍两天14000元,成本只占20%,虽然没有以前挣的多,但一个月算下来也能拿到普通工薪族的工资,我想继续做下去。”

(应受访者要求,李想为化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