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看荒诞真实的摄影|《忏悔》

文并摄影/赵晋龙

道白 01 2020.4.25 赵晋龙 摄

道白 02 2020.4.9 赵晋龙 摄

《道白》采用“白”为符号,汉语的“白”字:“甲骨文字形,象日光上下射之形,太阳之明为白。其字多与光亮、白色有关”。白色寓意着公正、纯洁、正直、超凡脱俗。“道”在这里既为方法,也为“说”。“道白”似乎为我所获得的偶然形式,实际上是我探索摄影本体语言的一种必然。

道白 03 2020.5.22 赵晋龙 摄

道白 04 2017.10.4 赵晋龙 摄

《道白》植根于生活又与生活不同,我让荒谬与真实结合,衍生出超越常规的行为并以图像保存。《道白》系列作品的第一幅产生于2017年5月,当时我的感受是这样的:“丁酉孟夏,百无聊赖,忽起生非之意。于是,从金城驱车三百里来到平川一个名叫磁窑沟的地方。此地曾因烧制陶器兴旺数百载而得名,现已败落,只剩下荒山野岭,残窑碎瓦。

道白 05 2018.3.13 赵晋龙 摄

《道白》系列中有几幅以梯子为符号的作品。梯子是生活中的实用器物,在信仰者那里,它可以是神器,登梯可入美好的天堂;艺术家借助神器同样可以表达愿望,似如借此逃离污浊地面,进入清新的天空。维护捍卫自我认定的价值观必是艺术家精神世界的自觉行为,但是这种价值观往往又是如此脆弱不堪。

道白 06 2020.11.13 赵晋龙 摄

《道白》系列作品选择了自然环境中的荒野为基本场景。这里的荒野不仅是物质意义上的荒野,更是社会背景下精神意义上的荒野,也是上组作品荒野概念的延伸。在人的思想中,荒野有时是幽暗的,有时是灿烂的,有时充满了恐怖,有时则是壮美。可在我的意识中,它是超凡脱俗的圣洁之地。在这片圣地,可以漠视传统、漠视孤独、漠视共鸣,可以尽情地放任宣泄,可以理清内在的精神混乱。

道白 07 2021.4.9 赵晋龙 摄

它是映照艺术家个体的独立意志、对艺术观念以及对所有事物的个人判断、重构个体意识而形成的个体概念,即建立一个新的多维观看现实的角度。从《失色》到《道白》,我一直采用8×10大画幅相机拍摄,自己研制及全程冲放自己的银盐照片,其目的就是为了达到创作结果与前期构思有一个较完美的结合,器材与上乘技术只是完成作品的基础而不是根本。总而言之,从勘景到架起相机的那一刻起,我都是在试图创建一个属于自己的视觉系统。

道白 08 2021.8.11 赵晋龙 摄

作者简介:

赵晋龙,1956年出生,现工作生活于甘肃兰州。2011年在北京798艺术区举办《祈祷—一个人和他的世界》赵晋龙黑白摄影作品展;2017-2021年参加第七、八、九届大理国际影会,举办《失色—孤寂的荒野》《道白》等个展。2017第七届大理国际影会获“最佳摄影师提名奖”。2021年出版《中国当代摄影图录—赵晋龙》(浙江摄影出版社出版)。

*原文刊载于2022年第1期《中国摄影家》杂志,原文标题《道白》,文并摄影/赵晋龙。

声明丨本文所刊载内容,版权均为《中国摄影家》杂志所有,侵权必究。如需转载,请提前与本刊联系。

编辑|郑家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