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了十级美颜,有人就不会拍照了

欢迎大家来到《新周刊》的“碎片收发室”。

有这样一种说法:“在我们脑子里的,是一系列生活中重要时刻的静止的影像。”1826年,尼埃普斯在Le Gras拍出人类第一张照片,这种曾经被《时代》杂志的读者称为“小人国制图术”的东西,成为日后种种历史溯源、艺术创新甚至科学实验的道具。

曾经,人们在小小的暗箱里琢磨上下颠倒的影像,然后是柯达、莱卡等一系列小型照相机的出现,直到现在,我们掏出手机就能把整条街道的风景保留下来,而不需要用工笔、水彩去描画。

从读者向我们发来的近两百张照片中,我们就看到了这种摄影术的魅力,时间不再是无情流逝的河流,而是凝结成一次次具体的印象。

《希冀》

/@TIMETOA 摄于2019年/

高考结束后,路过村里的舞台时看到这个场景,当时应该是村子里舞蹈培训班在彩排,除了那些正在活动的小姑娘,台下还站着一个小姑娘,用手扶着头,看舞台上的小姐姐们。

虽然没有拍到正脸,但是我相信她的眼睛里应该是充满着希冀的。

《错落朱提数百枚》

/@基督山伯爵 摄于2021年/

路边银杏树下的树坑绿化盖子格栅里落了很多凋落的银杏果,大珠小珠,不一而足,如同自然的巧手有心又无心地放进去的。

在这个疫情延续的秋季,给人一种“错落朱提数百枚,京华秋色满盘堆”的抚慰。

《借光》

/@Magie 摄于2020年/

在图书馆学累了抬头,正逢夕阳西下,阳光为云层镶了一层金边,和旁边楼上焊接工人手里的焊铁交相辉映,好像工人从云层里借了一点光。

《我是谁》

/@妹妹 摄于2020年/

在一个午后的时刻,温暖的阳光撒在地上,猫咪突然安静地坐着,背着阳光,看着自己的影子,好久好久没动静。

我感觉它是不是在思考它的猫生?

《野泳》

/@unbelievable 摄于2021年/

傍晚在环岛散步,见到两位中年人在江边,把游泳圈系在身上,悄悄摸下水游泳。

想必他们年少时也曾偷偷玩水,那时这条江水还是很干净的。

《闲情逸致》

/@董教授 摄于2020年/

愿寻一处院子、三五好友,享受生活。

《放牛娃的日常生活》

/@木兮 摄于2021年/

有一次小假期回老家看望爷爷奶奶,熟悉的生活场景瞬间把时间拉回到二十年前,那时放学后就溜牛,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炎炎夏日,牛儿耕作完吃饱喝足后,在水里降温洗澡呢。

《光轮2000》

/@ddp2651 摄于2021年/

少年的快乐,就是很简单。

《朋友》

/@Pluviophile 摄于2021年/

这张照片拍摄于今年九月份的大兴安岭,照片中的小姐姐是这三只可爱狗狗的主人。

中间的阿拉斯加雪橇犬一岁多,个头最大却最像个宝宝,总是喜欢站起来跟人玩。一个月前听小姐姐说这只雪橇犬丢了,应该是被人抓去了。

听说这件事,当下反应是最好是被卖给真心爱狗的人家了,不敢想象更糟的情形。

《牧羊曲》

/@脉动星火 摄于2017年/

赛博朋克初级阶段的柏油马路上的牧羊人。

《生命之重》

/@Eva 摄于2021年/

留法十年,因为疫情没有办法回国,家里养了十多年的狗狗因为生病回了汪星,想回也回不去,论文也到了瓶颈,整个人像是被阴霾笼罩了一样,成天郁郁寡欢。

有天偶然经过一间花店的时候,被门口的一位白胡子老爷爷叫住,他手里拿着一朵玫瑰,对我说:“看你好像不太开心,送给你吧。”

我愣了一下,随即觉得很暖心,不过出于礼貌还是问了一下,您不要了么?老爷爷说他的爱人因为新冠去世了,他每天都会不自觉地去花店,看看玫瑰,看看路过的人。

现在这朵玫瑰一直在我的书桌上,尽管已经干枯,尽管叶子蜷缩,但我就是想留着它。

《晨练》

/@捡垃圾的睡神 摄于2021年/

那天上班早上去买早餐,意外看见姐姐们一大早在江边做瑜伽,本来睡意还未散去,突然间充满激情去迎接这一天。

《仙人指路》

/@脉动星火 摄于2019年/

观棋不语,但可以伸手。

《双减前夕》

/@刺猬 摄于2021年/

双减前夕,做完所有的家庭作业出来撒欢儿的孩子。

《偶遇》

/@脉动星火 摄于2021年/

傍晚,两伙抽烟的人在路边相遇,聊了起来。

《合庆码头》

/@午夕夕 摄于2021年/

一位渔夫刚把他的小木渔船停靠在码头,接下来他要做的是分拣他今天打上来的小鱼小虾,并把它们卖出去。

《等活儿的磨刀匠》

/@启儒 摄于2021年/

现在去磨菜刀、剪刀的人越来越少了,但老师傅一直向小区张望,希望有客光临。

《躺下晒晒太阳》

/@小李的小潘同学 摄于2021年/

那段时间天天忙着专业实验,前前后后熬夜好几轮,还是没在截止日期前交上作业,情绪一度崩溃。

这张照片是在结束理论考试后拍摄的,当时有种尘埃落定的感觉,看着太阳底下的他,突然就觉得:累了就躺下吧,躺下休息休息。

《猛虎巡山图》

/@柊叶白 摄于2021年/

校园里最喜欢的一只小猫,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出门巡山。

《别动我的米》

/@LCH 摄于2020年/

苏州葑门菜市场,一只狗的使命。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