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杠”生态摄影师彭建生:以影像留住生灵万物之美

(生物多样性大会)“斜杠”生态摄影师彭建生:以影像留住生灵万物之美

中新社9月27日电 题:“斜杠”生态摄影师彭建生:以影像留住生灵万物之美

作者 谢滢

甫从西藏阿里风尘仆仆地拍摄归来,彭建生来不及休整,便要再次收拾行囊。即将到来的“十一”黄金周,他将带领一支亲子科普团,赴迪庆藏族自治州观察刚刚回到越冬地的候鸟。

30余年不断跑野外的经历,练就了彭建生矫健的身形和黝黑的皮肤。“三江主人”的微信名以及半藏半汉的血统,让人误以为他是土生土长的迪庆人,其实他来自泸沽湖畔。

1987年,还在读大学的彭建生第一次来到女友的故乡中甸县(后更名为香格里拉县),就被这里独特而壮阔的风景所打动,加上爱情的加持,毕业后彭建生决定留在香格里拉,成家、立业。

1995年,彭建生开创了中甸旅游公司,在当时是行业先锋。然而他没有安安分分地做老板,一次涉外接待,开启了他命运的另一种可能。

彭建生野外拍摄间隙在休息。张历 摄

1998年,彭建生带领英国皇家植物协会、丘园和爱丁堡植物园的专业人士,到香格里拉观赏野生高山花卉,他也跟着这些外国专家拿起相机,学习记录观察到的植物。随着一次次按下快门,他前所未有地解读到了一花一木所传递出的微妙讯息,成为一名生态摄影师的愿望在彭建生的心中渐渐萌芽、生根。

“我们藏族是信仰万物有灵的民族,在我的血液里,流淌着敬畏自然的基因。”彭建生说,“作为中国人,作为云南人,对生物多样性了解越多,便越对自己的家乡感到骄傲。我国有35000多种植物,比整个欧洲加起来都多。”这份骄傲与责任感,让彭建生走上了边研究野生动植物,边带团、边拍摄的“斜杠”(指多重职业、多重身份)之路。

青藏高原和横断山区,是彭建生的“主场”,而在远古时代,这里是动植物的避难所——第四纪冰期毁灭了地球上很多物种,而这里的大江和大山形成的大峡谷,没有被冰川覆盖,在长达几百万年的漫长岁月中,它庇护了无数生灵,立体分布的气候带造就了异常丰富的生态景观与类型。

彭建生在野外拍摄。张历 摄

从1998年到2007年,彭建生以迪庆为起点,足迹踏遍了滇藏线、川藏线与青藏线的山峰与沟壑、江河与峡谷。2008年,他正式成为IBE(影像生物多样性调查)的重要成员。跋涉、寻找、观察、靠近、按下快门,在每一次看似相近却独一无二的拍摄中,普达措的杜鹃、色季拉的绿绒蒿、白马雪山的滇金丝猴、梅里的翡翠龙蜥等野生动植物影像,留在了彭建生的镜头里,也跨越万水千山,以栩栩如生的姿态走到更多人的眼前。

“每年200多、甚至300天都泡在野外,这就是我的日常。”彭建生淡淡地说。对他而言,没有一次跑野外是无功而返的。“最激动的肯定是在途中发现新种。2012年,我在青海三江源拍到的一条红斑高原蝮蛇,还有2018年在珠峰拍的亚洲胡狼,后来都被认定为新种。”谈到自己的“高光时刻”,彭建生神色飞扬。“就算没有新发现,也不会遗憾,我拍摄到的很多珍稀动植物,都会成为专家朋友做研究时重要的影像参考。”

彭建生在野外拍摄。张历 摄

当被问及自己的“斜杠”生涯中,最有意义的是什么,彭建生思忖了片刻,引用了著名生物学家珍妮古道尔的一段话:“唯有了解,才会关心;唯有关心,才会行动;唯有行动,才有希望。”彭建生说,“我一直用这段话勉励自己,我做的所有事情的意义,都在这里。我以影像的方式留住大自然里生灵万物之美,我也带人们走到它们的面前,我想让更多人意识到,只有与它们和谐共处,我们人类才不是孤独的。”(完)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