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索尼世界摄影大赛(专业组创意类)获奖作品解析

近日,2021年索尼世界摄影大赛专业组获奖名单公布。

索尼世界摄影奖(Sony World Photography Awards)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摄影奖之一。大赛面向所有摄影师开放,包括专业摄影师、业余摄影师、青年摄影师以及摄影专业的学生。该赛事目前已是业内最具权威的声音,为所有获奖者提供一个强有力的平台。

在过去的一年里,大部分的人被限制在一定范围内不可随处进行摄影采风,但参赛人数与参赛作品的高质量令组委会感慨万千,极致展现出了地球的美丽和多样性。从引人注目的航拍摄影到传神的人像,获奖者表现出了他们高超的技术、发散的思维、个性化的风格。

中国摄影网从赛事主办方了解到,本次大赛的参赛作品总计超过330,000张,专家评委从专业组中选出了30位决赛摄影师和58位入围摄影师。

专业组年度摄影师大奖将于2021年4月15日在30位进入决赛的摄影师中评选出总冠军,获得“专业组年度摄影师”称号的同时,还将有现金奖励25,000美元、一套索尼数码影像设备,以及作品在英国伦敦的萨默塞特宫展出。

中国摄影网将会持续关注赛事进展,为大家公布各组别进入决赛和入围作品。今天,为大家解析“专业组——创意类“获奖作品。

编译:陈甘 周怡濛 傅小春

审核:陈小军

决赛作品

▲《安佩利奥和我》摄影师:Luigi Bussolati(意大利)

经过几个月的寻找,摄影师终于找到了那本破旧的相册。它属于摄影师叔叔的,他也是一位摄影师。1942年,他在自己的暗房里自杀了,几乎所有属于他的东西和他制作的东西,包括照片,都被毁了。2020年春天,在意大利封锁之初,摄影师产生了这样一个想法,把叔叔的照片投射到帕尔马的风景上,把他的视觉和摄影师自己的结合起来。

▲《萨沙·鲍尔》摄影师:Sasha Bauer(俄罗斯)

18世纪中叶,当凯瑟琳二世皇后于1762年发表《允许外国人在俄罗斯定居宣言》时,一个新的德国殖民族群出现了。但到了20世纪初,他们陷入了两次世界大战中俄罗斯(当时的苏联)和德国相互制约的尴尬地位。

▲《重返月球》摄影师:Mark Hamilton Gruchy(英国)

这些照片不仅是为了表达当代现实的一些问题,也为了表达与阿波罗任务有关的问题。

入围作品

▲《与世隔绝》摄影师:Julia Keil (德国)

摄影师在法国封国之初就开始拍摄这组自画像了。摄影师想研究自己身处其中的超现实世界,每一幅肖像都模糊了现实与超现实之间的界限,使人们注意到围绕我们日常生活的更深层次的意义和象征意义。每一张照片都带摄影师踏上了一段探索和成长的旅程,为在禁足期间提供了一个游乐场,也提供了一种与彼岸人联系的方式。

▲《你吃了多少塑料?》摄影师:Kyung-Hoon Kim(韩国)

晚饭吃什么?乐高寿司,信用卡汉堡,还是一个做得很好的PVC管?这些例子听起来有些极端,但代表了我们消耗的塑料微粒的累积数量。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国际组织在2019年的一项研究得出,我们每周可能摄入相当于一张信用卡的塑料,主要是在饮用水中,但也可能通过贝类等食物摄入。一个月内,我们摄入了4x2cm乐高积木的塑料重量,一年内,摄入了消防员头盔中的塑料量。在我们的一生中,可能会消耗大约20公斤的微塑料。

由于塑料不可降解,只会被分解成越来越小的碎片,最终会遍布各处,包括食物链。站在英格兰南部一处受野生动物保护的盐沼的海岸线上,南安普敦大学环境科学教授马尔科姆·哈德森向路透社展示了遍布盐沼的小珠状塑料颗粒。哈德森说,微塑料可能会进入我们的血液或淋巴系统,最终进入我们的器官。这些塑料颗粒是一种小定时炸弹,它们会被分解成小到足以被野生动物或人类吸收。

▲《鸡肉咖啡蛋糕(Fags咖啡蛋糕)》摄影师:Ilka & Franz(英国)

《鸡肉咖啡蛋糕(Fags咖啡蛋糕》是一个私人的摄影项目,是在失去Ilka & Franz最大的粉丝伊尔卡的母亲之后,重新发现自己的一次创作尝试。组照展示出了伊尔卡沮丧地描述她母亲的日常饮食时,拒绝吃更健康食物的还原。照片中有一些细节,比如伊尔卡母亲的珠宝、狗比兹科以及对她一些习惯和行为的不可思议的模仿。

▲《风景上的风景》摄影师:Andrea Alkalay(阿根廷)

摄影师对自然作为一种文化结构的观念很感兴趣。组照中,真实和重叠,形成了一幅新的风景。前景是单色场景,后面是数字“后台”。这些图像处理是对自然观察的结果,例如通过颜色的缺失来感知颜色,或者通过折叠来感知纸张的平整度。

▲《出席》摄影师:Michelle Watt(美国)

这些照片以传统的仪式为背景,旨在与人建立联系,在我们越来越沉迷于社交媒体和消费主义所推动的背景下,这些照片重现了彼此在一起时,意味着更有意义、更快乐,或其它什么。

▲《检索》摄影师:Niloofar Mahmoudian(爱尔兰)

摄影师在伊朗德黑兰大学美术学院学习摄影。伊朗人被迫接受推动1979年伊斯兰革命的信仰。这包括对1979年至2009年间出版的摄影书籍中女性身体照片的审查——这使得研究和理解照片变得更加困难。所以摄影师决定做些改变,展示隐藏在审查制度下的现实,看看女人的身体并没有错。

▲《朱赤坦的女人》摄影师:Delphine Blast(法国)

墨西哥地峡特万特佩克的女性以其色彩绚丽的传统服饰闻名于世,这一传统服饰曾被艺术家弗里达·卡洛(Frida Kahlo)采用。2019年7月,摄影师去了朱奇坦(Juchitán),在那里遇到了约30名居民,并在一个户外工作室拍摄了他们穿着传统服装的照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