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婚照”与“全家福”

收到一个来自我当知青乡村的快递,很觉意外。是一沓花花绿绿的彩色照片,有风光,有花卉,有人物。其中最大而又最为醒目的一张,是寄件的主人小林,胸前张扬地挂着长长短短的三台照相机。久无音讯的他,在附信中给我的第一句话竟是:你还记得那年为我拍“订婚照”的事吗?……

那是秋收之后的一个晚上,小林拎着一篮挂面和鸡蛋,来到我插队栖身的茅屋说,他近日将要去他的未婚妻家。按照当地的风俗,他要和未婚妻去县城的照相馆里合拍一张“订婚照”。他俩都是有些文化的回乡青年,觉得在照相馆里去拍那么一张订婚照,未免有些俗气和乏味,就想破破这个习俗。小林知道我喜爱摄影,特来求我帮忙,希望能为他们借一台照相机,去他未婚妻的家乡给他们拍。

我回合肥从一位搞摄影的叔叔那里缠磨到一台限期归还的120照相机,又买了2卷黑白胶卷。来车站接我的小林一见面,就激动地说:“这次你可给我撑面子啦!听说你要带照相机来,都快要轰动全村了!”

果然,我们刚走到村口,就远远听见有人连声喊着:来了!来了!我尚未回过神来,突然间便响起了锣鼓声和鞭炮声,我像是贵宾,被众星捧月般地迎进了村里。稍事休息,我又被男女老少的村民们前呼后拥着,在充满诗情画意的乡野田园、竹林农舍之间,为小林和他的未婚妻拍摄了自由惬意的“订婚照”。

那天的午餐是极为丰盛的,美得我不由贪喝了几杯老白干,飘飘然然沉入了梦乡。一觉醒来,昏暗的屋子里已经亮起了闪闪烁烁的煤油灯,小林正喜滋滋地在摆弄着那台照相机,马上神采飞扬地对我说,他一时激动,下午将我剩在相机里几张胶卷,都给乡亲们照完了。

我听了一惊,连忙拿过照相机来检查一番。还好,没有损坏。我问小林是怎么拍摄的?他说,学着我的样子,照葫芦画瓢,就是转转焦距而已。结果可想而知,令我哭笑不得。

“明天,你就再留一天吧!”忽然间,小林又变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来。“我已经答应乡亲们了,说请你再为村里的人家都拍张全家福。他们都高兴极了,这个村里的许多人还从没有照过相呢。家家户户都在翻箱倒柜,找换衣服做准备呢。我已让人赶去县城买胶卷了,你就帮我帮到底吧!”

村民们那真诚而淳厚的盛情款待,热烈而殷切的期望满怀,又不容我让他们失望。至于过了归还照相机的时间,又怎么去向那位叔叔交代?也只好随它去了。

第二天,不,直到第三天,我尽心尽责地为村里的每一户人家都拍摄了“全家福”。全村人就如同过年一般,穿戴得干干净净,漂漂亮亮,村里村外,喜气洋洋。那几天,始终与我形影不离的小林,萌生出对摄影的浓浓兴趣来,不停地在我身边东张西望,问这问那的,还不止一次地感叹着:也不知道我这一辈子还有没有福气玩这东西哟……

读了小林的信,方知靠着改革开放的好政策,他用自己辛勤的汗水换来了生活的富裕后,便早早买下了一台过去视为天方夜谭似的高级照相机和一应的摄影器材,又自费参加过大大小小的摄影培训班。这些年来,不但有作品上了报刊杂志,还荣获过好几个摄影奖,加入了省摄影家协会。这次小林特意寄来他的一些得意之作,恭请我这位当年的启蒙老师多多指教,准备出本个人摄影集呢……

如今已年过花甲的老林,热情地邀请我回去走走看看。他还告诉我,当年我去拍照的乡村,虽然全都盖起了新楼房,许多人家把我给他们拍的“全家福”,依然还挂在他们的厅堂里呢!

(金科)

【投稿、区域合作请私信或发3469887933#qq.com24小时内回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