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井小生活,人间烟火味!80后快手达人用镜头记录百态人生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狄克红

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生活中没有人能够超凡脱俗,脱离尘世,有烟火气的地方就可以慰藉心灵,汪曾祺曾在《人间滋味》里写到:“看看生鸡活鸭、新鲜水灵的瓜菜、彤红的辣椒,热热闹闹,挨挨挤挤,让人感到一种生之乐趣。”临沂就有这样一位快手摄影达人,坚持十年拍摄乡村生活,记录市井百态。

从兴趣爱好到专业老师

快手作者兰因喜欢游走在山东乡村集市街头巷尾,抓拍普罗大众最真实的生活。他希望用镜头记录分享普通人最朴实的生活,让更多的人感受到这份人间至纯的美。兰因原名王维涛,一位80后自由摄影人,山东省摄影家协会会员,临沂河东区摄影协会副会长,同时也是临沂大学外聘的摄影老师。坚持摄影有10余年的时间了,从最初的单片摄影,到后来的延时摄影,再到现在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创作,一直在不断地学习提升。

兰因所学专业并不是摄影,今天的成果全是自己自学摸索出来的。“小时候家里能有一台相机,那是非常奢侈的物件,有一次我四舅不知道在哪里找了一台,回家给我爸妈拍照,当时我特别兴奋新奇,现在那种情景还历历在目,从那时候起就萌生了学习摄影的想法。”兰因说,从小就喜欢摸相机,拍出高品质的作品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从爱好到专业,从社会培训到艺术高考到大学外聘,每一步都是脚踏实地。

兰因曾经发朋友圈说,教育是良心事业,师者的不尽职直接影响到孩子的重要转折点的高低,就是累点苦点,也要尽全力,哪家的孩子也都不容易。他表示自己曾带过6年的艺考生,手里出来的大学生不低于百人,有考上中国传媒大学的,也有考上浙江传媒大学……兰因说孩子们通过他的助力进入高等学府接受更加系统的学习,这是他最大的欣慰。

之前兰因老师拍摄的乡村集市都是以图片的形式呈现,那时候没有短视频平台,也就没有这种想法。2018年左右,短视频平台已经欣欣向荣,虽然有关注到这种现象,但一直未曾涉足,直到去年才开始真正的将一些想法用视频的形式呈现出来,开始尝试在快手平台发布作品。

在不影响工作的前提下,兰因老师经常出去外拍,“我没有其他的爱好,只有摄影这一个,空闲之余,独自一人,或者带一两个学生,去拍集市或者村庄。外拍之前,都是提前做好计划,一般都需要清晨四五点钟起床,开车一两个小时到达目的地。兰因老师说农村老人都喜欢赶早集,七八点钟到十点左右是整个集市当中最热闹的时候,也是拍摄的最佳时机。”

想把沂蒙山人的精神展现出来

沂蒙,一片神圣的土地,一片红色的沃土。因为发展受限,太多人背景离乡。可是总有股乡愁氤氲心间,时常意难平。兰因就想用自己的镜头语言去诉说,用最真实的记录展现。让大家看到沂蒙山人的精神面貌,淳朴乡情;也让身在外地的沂蒙山人,能够看到家乡的一些熟悉的面孔,一些熟悉的环境,寄托一些思乡的情怀。

截至到目前,兰因去过的村庄不低于百个,赶过的大集也一百有余,用他的话说就是,想提高摄影的水平,不是天天敲键盘,你要动起来,身体力行,心思细腻,多读书,多思考,谦虚好学的一直坚持住自己的风格,让自己变得更加成熟,心有知才能包罗万象,心无知只有四大皆空。

“我一直说摄影人要有一双发现的眼睛,当摄影对象出现的时候能意识到并快速捕捉住瞬间,是长期美学素养的累积。我拍摄的对象很是广泛,从景致到人物,从抓拍到摆拍,但是我最喜欢的还是走在乡村的街道和城区的巷陌,每一个镜头都是未知,每一个镜头都是先感动了自己。”兰因说,有一次去一个乡村集市,刚到就发现一位耄耋之年的剃头匠,头戴檐帽,身穿中山装,脸上刻画着岁月的沧桑,手里是传统的赖以为生的工具,处处透着对生活的坚韧,朴素而勇敢。他大为震撼,用四五个小时的时间抓拍了老人工作时的每一个动人瞬间。拍完了之后,特别是对人物的拍摄,兰因一般都会和当事人交流,视频中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人物,兰因基本都了解他的家庭状况,生活背景。

每一个作品的文案都让人感动

“一个人有一个人的活法,外面的世界再精彩,不是你的终究不是你的,忘记年龄讨好自己,用自己喜欢的方式活着就好。”

“你讨厌母亲的唠叨,却不记得她曾也是个对镜贴花的女孩。”

“强大的人不是能征服什么,而是能承受什么,笑容背后是咬紧牙关的灵魂。”

“坎坎坷坷人生路,跌跌撞撞往前行,没有谁的生活过的一帆风顺,总有一些事令我们猝不及防,不堪重负。”

……

在兰因的快手视频作品中,每一个作品都配着一个引人深思,意味深长的经典文案,这些文案源于兰因老师的读书及平时的积累,“我喜欢看书,而且有做笔记的习惯,看到有感触的句子就会记下来,有的文案是自己有感而发,有的文案是看到别人比较好的文字加上自己的理解就形成了自己的案文。当独自一人在家,一杯茶,一本书,一个笔记本,这是最惬意的享受。”兰因说。

拍摄作品只为记录真实,从不进行商业化

“我只是为了表现沂蒙山人的一种生活状态,拍摄的时候,他们看到我也都非常友善。”兰因老师表示,有好多人私信他,找他买素材,尤其是一些美术机构,想购买一些老人的经典画面,用作教材,他一个都没同意,这些都是自己留着,不做商用。

“还有很多联系在短视频平台做广告的,我没法在视频中植入广告,没法做,视频当中出现了商业的一些东西,对于我自己来说,心里这一关都过不去,不想把他商业化,我所有的视频当中都不会有广告的。”兰因老师继续说,今年上半年开过几场直播,也都是为了回答粉丝们关于摄影的一些问题,因为私信太多,就集中开了几场直播,话题围绕怎么去制作视频,怎么去拍摄作品,也不是为了带货开的。

“现在网上还有很多人盗用我的作品,经常有粉丝告诉我,谁谁又盗用我的作品了,有一个作者特别有意思,不是山东的,还把我的作品说成是他在他当地拍的,后续还说把拍摄的花絮发出来,结果又盗用了其他作者的花絮。打开他的账号,满屏都是我的作品。一般转载我的作品,或者在朋友圈分享,我觉得这都是好事,也不会干预,但是对于误导网友的行为,就有点过分了,不尊重拍摄者,欺骗粉丝情感。那一次我就进行了在线维权,盗用的视频就被下架了。”兰因如是说。

“通过一次次的拍摄,我越发明白人生的真谛,去繁存简,留存最本真的善。我也想通过自己的作品,和所有人分享这份人间至纯的美。”兰因老师说,自己的摄影俱乐部在筹划中,只是为了让同样执着于摄影的人,有一个良好的交流空间,相互学习共同进步,带动更多人用自己的镜头视角,表现朴实大众的真实生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