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机与人共进步——记无反相机与奥运的故事

2022 年 2 月 16 日,北京冬奥会自由式滑雪男子空中技巧决赛在张家口赛区云顶滑雪公园举行。图为中国队选手齐广璞在进行赛前热身训练。魏征 摄

北京冬奥会是我第四次参加冬奥会的拍摄报道,也是在 2008 年北京奥运会之后第二次在“家门口”完成奥运会的工作,作为一个“双奥人”,我非常幸运。记得在七年前的夏天,因为要照顾年幼的女儿,我没能前往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拍摄国际奥委会第 128 次全会,在会议上将要揭晓 2022 年冬奥会的举办地。

我不甘心错失这么重要的历史瞬间,于是就带着单反相机和一支 16-35 毫米的广角变焦镜头去北京的某商圈拍摄。在那里,人们可以通过高处的屏幕观看直播的画面,由于屏幕在约四五层楼高的位置,相机也没有反转屏可以取景,为了同时拍摄到观众和屏幕,我只能躺在地上来拍摄。时光荏苒,难以想象七年后,我居然拿着全套的无反设备完成了北京冬奥会的拍摄工作。

2022 年 1 月 30 日晚,自由式滑雪雪上技巧选手在张家口赛区云顶滑雪公园冒着大雪训练,备战即将开幕的北京冬奥会。图为中国队选手赵洋在训练中。魏征 摄

从儿时学习摄影到大学时代我一直在使用胶片相机。2002 年,我从北京电影学院图片摄影专业毕业后来到中国体育报业总社工作,第一次接触到了数码相机,并听前辈们说在 2000 年的悉尼奥运会上,已经有摄影师尝试使用低像素的数码单反相机拍摄,那是胶片相机过渡到数码相机的时代。

如今,我已经从业 20 年,拍摄过 4 届夏季奥运会和 4 届冬奥会,以及南非世界杯足球赛、多项世界锦标赛、3 届亚运会、5 届全运会等国内外大型赛事。我很庆幸,正在亲历并见证了单反数码相机向无反数码相机过渡的时代。

2022 年 2 月 2 日,距离北京冬奥会开幕还有 2 天,在张家口赛区的越野滑雪比赛场地,两名芬兰选手在进行训练。魏征 摄

得益于无反相机的高速发展,我的工作方式也发生着变化,目前无反相机已成为我工作的忠实“搭档”。2021 年夏天,我毫不犹豫地将无反相机带去了东京奥运会,在 21 天的使用过程中,我每天工作时间超过 12 个小时,无论高温、潮湿,还是高强度的连拍使用,它的可靠性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经过东京奥运会的体验,我决定在北京冬奥会上继续使用无反相机。

2022 年 2 月 3 日,一名选手在北京冬奥会单板滑雪坡面障碍技巧训练中。魏征 摄

本次冬奥会我主要负责在张家口赛区拍摄雪上项目,无反相机的轻重量让每天都要爬“雪山”的我减轻了不少负担。在体育摄影中,属拍摄冬季项目最艰苦。摄影师除了要携带很多专业设备外,还要穿很厚的衣服来御寒,比如冰爪、厚帽子、护脸、笨重的雪地靴、厚薄各一双的手套等。在这样的全副武装下,一个轻便的相机就显得非常重要。

这次雪上拍摄,值得留恋的瞬间有很多,我用手中的无反相机记录下了中国队选手获得金牌和奖牌的所有比赛,没有遗憾且圆满地完成了报道任务。如果说在东京奥运会的现场,使用无反相机拍摄还是小部分摄影师的行为,那么这次在北京冬奥会的赛场上,我看到更多的摄影师使用无反相机工作。

2022 年 2 月 3 日,北京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女子雪上技巧资格赛在张家口云顶滑雪公园举行。图为一名日本选手在比赛前训练。魏征 摄

除了小巧轻便外,无反相机还给体育摄影带来了什么呢?首先是高像素带来了大文件。约 5000 万高像素配合智能的跟踪对焦模式使我的构图更加完美,后期对照片的剪裁明显减少,保留了更多的文件量,对画册印刷、展览展示起到了重要作用。

其次是每秒 30 张的连拍速度。如今在科技助力的训练下,运动员的成绩在逐步提高,我们手中的相机也该与时俱进,更快的连拍速度可以帮助摄影师提高获得好照片的成功率。

2022 年 2 月 6 日,北京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女子坡面障碍技巧决赛在张家口赛区云顶滑雪公园举行。图为一名选手在比赛中失误。魏征 摄

最后是快速便捷的传输流程。随着媒体竞争激烈化和读者依赖手机获取新闻的生活习惯,读者需要第一时间看到比赛的画面。那么,相机的网络传输能力也是我们工作中特别重要的环节。

由于奥运会现场对于手机热点的限制,这次我使用了索尼 Xperia 1 Ⅲ 手机作为拍摄后的传输工具,只要将相机和手机进行预先设置,通过网线、手机转换口连接相机与手机,就可以将相机里的照片发送到 FTP 服务器,并且手机自带的 App 软件可以为图片增加说明,让编辑在核对运动员信息时不会产生错误。

从拍摄到发送,索尼的整个工作流程非常专业可靠。

2022 年 2 月 7 日,2022 北京冬奥会单板滑雪男子坡面障碍技巧决赛在河北张家口云顶滑雪公园举行,比赛结束后,2 名工作人员从高坡赛道滑下。魏征 摄

记得第一次使用无反相机拍摄体育,是 2014 年韩国仁川亚运会,举着索尼 A7 的我,心里惴惴不安。由于无反技术刚刚成型,各方面并不完善,所以索尼 A7 作为单反相机之外的一个新尝试。当时索尼 A7 的连拍速度有限,对焦能力不足,电子取景器观看被摄体运动滞后,相机和眼睛的配合经常慢半拍,导致当时我只是用它来记录一些相对不太快速的运动,得到好图片的成功率很低。

2022 年 2 月 10 日,一名澳大利亚选手在北京冬奥会自由式滑雪 U 型场地技巧比赛场地面向奥运五环祈祷。魏征 摄

2016 年里约奥运会前,索尼公司一行多人在北京与我见面,征求了对于无反相机的使用建议。没过多久,2017 年 4 月,索尼的工作人员再次来北京和我单独见面,并带来了一个让我异常兴奋的消息:“我们将会有一台每秒连拍 20 张的相机……”。那就是我手中第一台可以胜任体育拍摄的无反相机——索尼 A9。

在使用索尼 A9 相机三个月后,我就使用它拍摄了 2017 年伦敦世界田径锦标赛和蒙特利尔世界体操锦标赛。现场,很多国外摄影师同行看到我使用无反相机,都非常诧异,他们给我取了一个外号——“Sony Man”。

2022 年 2 月 15 日,北京冬奥会自由式滑雪男子空中技巧资格赛在张家口赛区云顶滑雪公园举行,一名参赛选手在比赛中。魏征 摄

如今,我已经使用索尼的 A9、A9M2 和 A1 相机分别拍摄了天津、西安全运会,东京蹦床世锦赛、多哈田径世锦赛等国际赛事,以及新冠疫情以来的东京奥运会和北京冬奥会。经过以上这些世界级大赛的考验,索尼无反相机的可靠性值得信赖。

无论是在伦敦田径世锦赛的绵绵阴雨中,还是在西亚多哈平均 40 摄氏度高温的赛场上;无论是在东京奥运会连续 21 天,每天近万张图片的高强度拍摄中,还是在北京冬奥会零下 20 摄氏度的低温环境下。索尼无反相机都可以挥洒自如。

2022 年 2 月 18 日,北京冬奥会冬季两项男子 15 公里集体出发决赛在张家口古杨树赛区的国家冬季两项中心进行。图为比赛中的加拿大选手。魏征 摄

本届北京冬奥会,我除了使用 3 台索尼 A1 机身和 3 台索尼 A9M2 机身之外,全部的镜头都是 G 大师镜头,它们分别是:FE 12-24mm F2.8 GM,用于拍摄开、闭幕式的大场面;FE 16-35mm F2.8 GM,在比赛中常使用的一支广角镜头,可以近距离且不变形地表现出运动员的比赛环境;FE 70-200mm F2.8 GM OSS Ⅱ 是我第一次使用,减重后的它我非常喜欢,变焦环阻尼也比一代镜头“松”了一些,真正体现了变焦镜头快速变焦的特点;FE 400mm F2.8 GM OSS 和 FE 600mm F4 GM OSS,这两支镜头是我在雪上拍摄必不可少的工具,也是使用率最高的两支镜头;FE 100-400mm F4.5-5.6 GM OSS 和 FE 200-600mm F5.6-6.3 G OSS 是长距离、高海拔爬雪山的好帮手,高画质、长焦段让我在爬山中节省了很多体力。

2022 年 2 月 18 日,北京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女子 U 型场地技巧决赛在张家口云顶滑雪公园举行。中国队选手谷爱凌以第二跳 95.25 的高分,获得金牌。图为谷爱凌在比赛中。魏征 摄

除此之外,我还准备了 1.4 倍的增距镜,以备不时之需。索尼在北京 MMC(主新闻中心)和张家口山地新闻中心(ZPC)设立了摄影服务中心,我们在这里可以借到自己想用的相机、镜头、附件、储存卡,还可以进行相机的保养、清洁、维修等服务,每逢大赛,专业的索尼服务让摄影师没有后顾之忧。

从 2021 年 7 月到 2022 年的 3 月,参与疫情下的东京奥运会和北京冬奥会的拍摄是我职业生涯中难得的历练。索尼无反相机陪伴我一起见证和记录了竞赛场上的角逐与较量、激动与泪水。新生物从诞生到发展再到成熟,总会伴随着很多问题,但我坚信无反相机的未来更耀眼。

2022 年 2 月 20 日晚 8 时,第 24 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闭幕式在国家体育场(鸟巢)举行。魏征 摄

魏征

中国体育报业总社记者

-END-

整理 / 陈忠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