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卉摄影作品欣赏丨黄松辉:小花有人赏

文并摄影/黄松辉

从小我就喜欢画画,记得六岁那年在幼儿园画了一张画:海上的小船开走了,赶不上船的人在码头上挥手……作业被贴堂了,幼小的心也埋藏了一颗美术的种子。早年我在工厂,工作之余时间差不多都交给了画画。阴差阳错没当上画家,反倒去香港当起了摄影记者,走遍大江南北,照相机一端就是30多年,也算是与艺术沾了点边儿吧。如今成为自由撰稿人,终日游转于山水之间。

风光、人文、小品、舞台、旅游、沙龙……数得出来的可以玩的都玩过了。从20世纪70年代第一部“海鸥4B”照相机至今,走马灯似换了数不清的各种相机和镜头,社会上有句俗语:玩单反穷三代……幸亏老天待我不薄,起码能让我玩这一辈子,感恩!

第一次接触折反镜头大约是在30年前,在国际沙龙影展上看到那些用折反拍出的人像及荷花,就被画面上的一个个“甜圈圈”迷住了,还有那背景中的朦胧感,如同油画的斑驳而凝重,又宛如水彩般湿润而透亮,更像中国画的积墨加枯笔和飞白……从此,爱上折反镜头。

可能是因为以前学过油画,拍照时不知不觉以画入影,拍出来的风光和人文照片都带有较浓的油画感,几年前突然拍摄风格变得偏向中国画风了,我想这和年龄有关,人生路走到哪个阶段,经历过了生活的磨练,拍出的作品自然而然会包含作者的情感流露,正如“景(境)由心生”。

拍小品是我的至好,一滴露珠、一朵小花、自然界的一草一木都能吸引住我。每次出游我都会带上一支焦段300mm或350mm带微距功能的折反镜(香港人称为波波镜),途中遇到好的光线、适合的题材,我都会停下脚步,陶醉在创作之中,享受并收获着每一首野外的小诗。

我认为:拍小品需要真功夫,能考验每个人的眼光和判断力,正所谓“以小见大”。从技术上,小品可看出拍摄者对构图、用光的理解和运用;从取题构思上,却是反映出作者的综合修养和思想深度。我发现,有文学修养、有音乐细胞、有美术基础……总之凡拥有艺术细胞和修养的人,都能较快入门拍好小品。

用折反镜头拍小品,除了可以虚化模糊背景,令主体突出之外,更能在画面上营造出独特的艺术气氛,创造出简约之美。能让人过目不忘、打动观众心扉的往往是饱含着诗意、画意,流淌着浓浓意蕴的作品!

近期我喜欢采用折反镜多次曝光拍摄小品,尝试用堆积法拍出中国画的水墨或重彩画味,不片面追求光和形,而注重画面的墨和色,特别是失焦背景的重彩、淡墨或飞白的中国画效果,于是经常在阴雨天也能拍出满意的作品。我不喜欢后期加工照片,所以力求在前期完成作品,这样能逼我更努力去思考,怎样才能使画面达到较高的境界。

许多影友不拍小品,常常一窝蜂地涌去拍风光、人文大片,唯独小品这支小花仿佛无人欣赏,我始终觉得作为一个摄影人,应该放下功利包袱,心境平和地为自己拍摄,这样才能更加热爱生活,拍出具个人风格又能感动大众的佳作。

作者简介

黄松辉,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英国皇家摄影学会高级会士(FRPS),中国华侨摄影学会副会长。自小研习西洋画,1980年开始自学摄影,1984年移居香港,1987年任香港中国旅游出版社记者,现为自由撰稿人。2009年出版个人摄影集《西域情缘》。2015年荣获上海“郎静山艺术奖”终身成就奖。2012年美国摄影学会认证世界摄影十杰(旅游组第三名)。

*原文刊载于2020年第5期,文章标题《小花有人赏》,摄影/黄松辉。

声明丨本文所刊载内容,版权均为《中国摄影家》杂志所有,侵权必究。如需转载,请提前与本刊联系。

编辑|田相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