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上热搜!24岁摄影师拍出了“糖果色”广州

「Z一代·正青春」第09期

Z世代,如何记录一座城?

——拍出“糖果色”广州的24岁摄影师

故事主角:Hobin

留学归来的24岁城市摄影师

用相机记录“糖果色”的广州

作品《羊城十二时辰》登上热搜第5

获评广东省委网信办“最受网民欢迎作品”

你眼里的广州,是什么样子?

是夜色中斑斓闪烁的小蛮腰,是车水马龙的猎德桥,是游人如织的永庆坊,还是随处可见缀满天桥的三角梅?

图为Hobin摄影作品

2020年9月,一组名为“羊城十二时辰”的照片登上热搜总榜第五。东山口与“隐藏”的小蛮腰、有轨电车站、越秀南路、恩宁路、荔枝湾河涌、晚霞下的售货车等,这些大家熟悉的景象如同加了糖果色滤镜般呈现,清甜而新奇,温暖而舒适。

《羊城十二时辰》

这是Hobin拍摄的广州,上热搜的当晚,话题阅读量达到了1.2亿。

网友纷纷评论“从没看过这样特别的广州”“到了糖果世界”“像极了动漫世界”“城市的调色盘”,当然,也有远方的朋友因为这些照片聊以慰藉乡愁,画面中的行人一如我们最常见的那样,“童话之城”也不乏烟火气。

“每一个摄影师都有自己的风格,我用糖果色去记录,因为我相信城市里总会藏有甜或者光。”Hobin说,他很喜欢的一句话是“找到生活中藏起来的糖果,做一个温暖的人”,而糖果色,既有甜也有光。

01 糖果色 | “展现不一样的广州”

24岁的Hobin是土生土长的广州人,去年12月从悉尼大学电影影像专业研究生毕业。

2020年初是Hobin拍摄广州街景的开始。当时受疫情影响,Hobin只能在家里上网课,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番景象,自己生活了20多年的城市变得如此冷清。

最初,Hobin拍了一条《人在广州,我们为武汉加油》的短视频,记录了疫情暴发之初的广州春节状况,街道上,商场里,那些曾人来人往脚步匆匆的地方,都安静了下来。这还是我们原本生活的广州吗?

“大家可能想看到比较暖的一种情景吧!”2020年3月份,Hobin无意中拍了一组暖阳中的东山口和北京路,照片发布后,反响居然还不错。

“东山口洋房的墙壁是橙色红色的,那个时候刚好是傍晚,也有暖阳那种感觉”,这也给了Hobin灵感,就是用糖果色和广州融合。“其实糖果色给人的感觉就是比较明亮比较活跃的状态,所以也想要把这样的情绪基调去传达给观众。”

在广州尝试拍摄糖果色,也是受澳洲摄影师Ben Thomas的影响。这位在Hobin看来是“糖果色摄影鼻祖”的摄影师,作品调色冷暖结合,城市看起来如梦幻一般。

“清晨也好,正午也好,傍晚也好,其实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光影和色彩的变化。”Hobin会格外留意光影和色彩。

《羊城昼夜更替》(部分)

于是Hobin开始每周更新组照,甚至还迎来了不期而至的热搜。

“羊城十二时辰”上热搜后,有很多人给他留言,他印象最深的就是“很多路他们都走过,从没发现原来这个地方这么好看,原来自己生活的城市这么好看”。事实上,这不仅是他们的感受,其实也是Hobin自己的感受。正因如此,Hobin更想展现不一样的广州。

02 烟火气 | 人物不是主体而是点缀

对大多数人来说,平时上班上学两点一线,并不会留意每一个街头巷尾,Hobin直言——自己也只有真正带着相机、带着不一样的角度去看的时候,才能发现这座城市里隐藏的故事。

不同于市中心车水马龙、行色匆匆,广州的老城区又是另外一幅景象,像越秀、荔湾、海珠这种老城区,往往生活节奏比较慢。在古建筑前踢毽子的退休老人,永庆坊灯谜下牵手走过的情侣,正好飞过城中村上空的飞机,都是Hobin捕捉到的容易被忽视的美好。

图为Hobin摄影作品

为了拍到一张好照片,在大街上等上十几分钟,甚至半小时对Hobin而言已为常态。Hobin有时候会很执着地等到自己期待的画面,“比如说这个街道需要一个人穿红色衣服的点缀才刚刚好,我就要等那个人出现。”

有一次Hobin遇到一对坐在江边的情侣,江对面就可以看到广州地标性的建筑,为了拍摄到温馨的画面,他等了十几分钟才等到情侣互相靠近,相互依偎在一起,再按下快门。

图为Hobin摄影作品

最典型的一组是“七彩骑楼”,照片中每一栋建筑前都有人骑车经过,这些“刚刚好”都是等出来的。当然,Hobin也有为错失好照片而感到“心痛”的时候,拍街景随机性很大,有一次三个骑手并排经过骑楼,那一次就好像是编排好似的,但当时很可惜没有及时按下快门记录,这也成了Hobin一直念念不忘的一个画面。

《七彩骑楼》

在等待与观察中,Hobin记录下一些人与人之间的温暖瞬间,像是一德路年货门店前,妈妈给准备坐上电动车的小孩戴头盔,放学一起牵着手回家的小女孩……但Hobin的摄影作品里,人物占据画面比例很小,更像是点缀。“人是可以跟整个情景进行互动的,去呈现这么一个关系。”

“在我看来,城中村也有彩色和温暖的一面。”

人在城中,城在画中。琐碎的日常,浓浓的市井气息,城市空间与人们生活的关系一目了然。

Hobin镜头里,城中村也是糖果色的。“虽然是城中村,但其实建筑外围的颜色也是多彩的,常见的是粉色和橙色,这本身也是比较偏于糖果色调色”。很多来广州打拼的人,第一个住所往往就是城中村,他们在这里开始广州的生活,因而城中村也成了包容和承接很多人梦想的第一站。

图为Hobin摄影作品

03 导演梦 | 最喜欢王家卫的《花样年华》

拍摄广州至今,Hobin已经有好几个用来存照片的硬盘,十几T容量塞满了不一样的广州。

“以前在澳洲留学的时候也拍照,但没有整理照片的习惯,当时也没有想要说往摄影这个方向走。回来之后真的拍得太多了,不整理的话后续很难找。”

通常Hobin每次出门会带上六块电池,一次少则能拍五六百张,多则上千张,Hobin对好照片有自己的一套标准:几何构图,色彩,光影。如此一来,扫街的废片率很高,有一次夸张到600张照片里只能挑出两三张满意的。

尽管是摄影作品出圈,但Hobin从小的梦想却是做一名电影导演。

高二那年,父母给Hobin买了第一台单反。同学中刚好也有志趣相投的,于是Hobin便组建了全校第一个微电影社团,和他们联手拍摄了首部校园微电影。

“那个时候是校园科幻片,我们就在学校会议室里摆了绿幕,弄了一个飞船的背景。”说起高中拍摄的第一部微电影,Hobin忍俊不禁,“我们剧本里是外星导弹把操场给炸了,但是后来被老师说了,就把剧情给改了,最后变成了一部校园爱情片。”

2013年12月12日,Hobin的微电影处女座在学校小礼堂“首映”,还拿到了很高的“票房”。

后来Hobin也是和电影社的这群小伙伴一起,为学校拍一些快闪视频,大学寒暑假期间也会一拍即合,写剧本拍片子。如今,虽然他们都从事着其他行业的工作,但只要Hobin需要助手,他们就会赶来帮忙拍摄。

2016年,Hobin听从父母的安排,开始了在悉尼的大学生活,主修传媒,毕业后进入悉尼大学攻读电影影像硕士。

“王家卫导演一直是我最喜欢的导演之一,在视频创作的风格上经常会参考他的一些拍摄手法,并融入自己对电影镜头的理解和人物情绪的表达”,Hobin说,他最喜欢的是《花样年华》,第一次看的时候虽然看不太懂剧情,但画面却深深刻在Hobin记忆里。

现在他拍的短片中,也有博主评论说“有王家卫的风格”,看到这样的评论Hobin既意外又惊喜,“真切感觉到作品受到认可”。

04 四季广州 | “广州的四季体现在细微之处”

“如果用我的照片去介绍广州的话,我也会选‘四季图鉴’这一组。”

广州,这座在北回归线上的城市,绿树长荫鲜花常盛,以致于很多人会说“广州没有秋天”“广州一天就能经历完春夏秋冬”。

这几年为了拍照,走遍广州大街小巷的Hobin对广州的四季有了入微的观察。

“广州的四季并不分明,但体现在细微之处。”Hobin说,这可以是每个季节不同的花,也可以是每个季节不同的色彩。

一年四季,广州无处不飞花。春天,最常见的是宫粉紫荆、虞美人花海,夏天,海心沙的大片向日葵绽放,秋冬,粉嫩的异木棉花开满树。

《羊城四季图鉴》(部分)

除了四季不同的花之外,Hobin发现最直观呈现四季的就是颜色。“广州常被说是一个常青的城市,所以春天我会用绿色作为代表,相比于其他城市,广州的路边有很多绿植,春天最直观体现的是青绿色”,而到了夏天,Hobin喜欢去沙面,在那里会看到开阔的蓝天白云。

《羊城四季图鉴》(部分)

“秋天,去东山口或者有轨电车江边,会经常碰到秋日的暖阳,有一种很慵懒的橙色的氛围。冬天是很难体现在广东地区的,所以我就选择了冬日的晚霞和过年时老城区的夜景作为代表。”

《羊城四季图鉴》(部分)

Hobin决定要把这种细微的变化之美展现给大家,他用一年时间记录下了广州的四季物候。不仅如此,Hobin还萌生了每年出一个大的主题性作品的想法,尽管跟“羊城十二时辰”相比跨度更大耗时更长,但在他看来,都是值得的。

05 光彩华年 | 探索更多城市摄影的可能性

除了鲜明的四季色彩,Hobin眼中的广州也兼具传统与创新。

古色古香的赤岗塔与文化地标广州塔,东山口的民国老洋房与创新有趣的店铺,永庆坊石板街与涂鸦墙的融合。这都是Hobin的作品中,传统及新潮的融合碰撞。

图为Hobin摄影作品

Hobin更喜欢记录广州传统的一面,他说,印象中广州传统的一面是老街和古建筑,更多的是小时候的记忆。“比如说同福中路骑楼街,印象中总会有一束暖阳,照进路边的榕树,是比较温馨的场面”。

每段经历都在为未来做铺垫。Hobin中学的时候喜欢看漫画,痴迷到也学着画连载漫画,还自己印成书在学校的读书节上卖,绘画色彩和构图基础或多或少也对后来的摄影摄像有所影响。只身求学的日子里,Hobin也会拿着相机去蹲悉尼歌剧院的晚霞、澳洲大桥的灯光秀,跟朋友架着脚架拍长曝光,记录城市俨然不觉成了Hobin的习惯。

在拍广州很长一段时间之后,Hobin也慢慢发现很难创新,也会遇到瓶颈,所以现在他也在计划拍一些更有老广味道的街道,也在计划着探索更多城市摄影的可能性。

城市永远都在变,每次去到同一个地方也会有不同的发现。但不管怎么变,Hobin镜头里的广州都是“多彩、温馨、幸福”的模样。哪怕是在满地都是六便士的世界里,Hobin也会一如既往孜孜不倦追寻心中的月亮。

在广州街头巷尾,也许你会看到一个酷酷的背着双肩包的男生,举着相机,拍下这一刻的城与人。一镜一城一少年,定格住每一刻绚丽多彩、鲜活真实的广州。

Z问Z答

和上一代相比,你认为Z一代有什么不一样?

Hobin:在摄影领域,我觉得作为摄影师,我们这一代其实无论是硬件上还是软件上的发展都会比之前要好。硬件上,现在各种摄影设备发展得比较全面,所以现在要一个初学者上手学习摄影并不是一件难事。软件上,现在的后期软件比以前发展得更好,拍完作品回来我们的后期空间是很大的,也更加便于我们去研究去发展我们自己的风格。

你觉得Z一代的担当应该是什么样的?

Hobin:我们这一代,在摄影行业来说的话,我觉得应该是通过好的作品,引导更多的人拿起相机去记录他们自己的城市。每个人眼里自己所在的城市肯定是不一样的,我觉得应该百花齐放,用自己的风格去表现城市的美好。

「Z一代·正青春」栏目

在当下的社交网络平台上,成长于数字时代的95后、00后群体“被”称为“Z世代”。古风圈、电竞圈、XX圈等“圈文化”,让他们成为了舆论争议中心,他们的语言习惯、社交行为、爱好兴趣全都被放大解读。有人说“他们是被网络毁掉的一代”,也有人说“他们生在了最好的时代”,是乘风破浪的一代,关于Z世代的看法,众说纷纭。

为此,南方都市报乐活栏目推出「Z一代·正青春」系列内容,我们采访了几位95后和00后,通过他们的故事,让我们更加了解这一代人的想法和态度。这是他们这一代人的人生,也是这个时代在他们身上的烙印。

往期回顾(点击标题即可查看)

第08期 | 95后广州靓女靠“养老”拿下大奖

第07期 | 无惧偏见的14岁醒狮少女

第06期 | 00后举重帅哥不想靠脸吃饭

第05期 | 和艺术谈恋爱的潮汕小哥

第04期|99后理科男的话剧梦

第03期|00后伯克利学生回国做音乐

第02期|99年女孩和她的一百件古董旗袍

第01期|95后美女决定不上班

出品|南方都市报、N视频

栏目统筹|苏芬南、陈实

栏目策划|蔡文茵、詹晓赞、罗雪纯、董晓妍、谢燕林

本期视频|蔡文茵、罗雪纯、谢霞,实习生 沈阳、李泽宇、周郁森、叶颖峰

本期文案|董淑云,实习生 张丽缇

摄影设计|李嘉颀,实习生 詹紫

部分图片为受访者供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