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星空摄影师首次选择在市中心拍下星空照:“要做不一样的事”

长江日报大武汉客户端4月13日讯(记者史强)4月2日晚10时,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研二学生欧昌宏来到武汉长江大桥边拍星轨。入行拍摄星空4年多来,他第一次选择在城市中心拍摄。

拍摄前,欧昌宏在查找相关数据。 长江日报记者史伟 摄

失败背后的收获

欧昌宏是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信息与安全工程学院环境科学与工程专业研二学生,专业方向是大气污染防治。

2017年,欧昌宏开始接触星空摄影。他逐渐发现,星空拍摄与空气质量密切相关,“好的星空照只能在优良的空气质量下才能拍到。”他也因此对自己的学习研究方向有了新的认识。

欧昌宏在贵州拍摄的星轨。

星空不是他作品里唯一主角,他更希望将星空作为背景板,展示人类活动的轨迹,从而吸引更多人关心环境、爱护环境。

近年来,武汉城市空气质量稳步提升,“武汉蓝”时常刷屏朋友圈,他开始将目光从郊区转向城市中心,希望以城市为背景,拍出不一样的星空图。

桥多是武汉的一大城市特色,而武汉长江大桥则更是城市的象征符号之一,欧昌宏觉得在这里拍摄星轨更有意义,但难度更大。

城市中心路灯多,会产生光污染,对星空拍摄效果造成较大影响。大部分星空摄影师都会选择郊区、山区,远离光污染,或者对照片后期进行处理。

“我的理解不太一样。”欧昌宏说,灯光与人类活动密不可分,“我要做的不是摒弃,而是记录。”

按照构想,他希望拍出层次感,大桥、夜空和星轨自下而上组合成一幅画面。但最后成片上,星轨几乎淡不可见。

“从摄影的角度来说是完全失败了。”欧昌宏说,但仔细分析失败原因,却让他感到兴奋。

欧昌宏在南湖边拍摄的星空。

欧昌宏从小生活在武汉,无数次经过武汉长江大桥,但他第一次发现,深夜的桥面灯光如昼、车水马龙,城市充满无限活力。另外,长江水气蒸腾,对光线起到了折射作用,也影响了星轨效果,“反过来想,这正说明城市的空气质量优良,空气中的悬浮颗粒非常少。”

这次探索让欧昌宏充满信心,在城市中心拍出特别的星空照并非“痴人说梦”。

“要做不一样的事”

18岁时的一次“邂逅”,让平时埋头做实验的欧昌宏迷上星空摄影。

2017年7月,18岁的欧昌宏和家人去青海湖野营,晚上被湖边看到的银河所震撼。因为当地空气质量非常好,银河特别明亮,“就像天上挂着一片白色的叶子。”

回到学校,他开始四处搜集星空拍摄的资料,看到了一篇关于叶梓颐的报道,她是国内较早从事星空拍摄的摄影师之一。受她影响,欧昌宏决心学习当一名星空摄影师,“要做不一样的事。”

为了入门,欧昌宏加入了学校的摄影协会和天文协会。“他拍摄的星空图经常被印成社团招新海报。”童琪曾担任过校天文协会副会长,她说,当时社团里人不少,但愿意拍星空的没有几个,“太辛苦了,投入也大,他是少数几个能一直坚持下来的。”

欧昌宏在英山拍摄的银河。

拍摄星空照经常需要在山顶露营,欧昌宏开始靠租帐篷解决。第一次经验不足,租了顶夏季帐篷,结果半夜被冻醒;第二次帐篷半夜被吹走一层,他半夜打着手电在山谷中寻找;第三次露宿时遇到牛群拱帐篷,一夜没睡。此后,他开始猫在后备厢睡觉。

在童琪眼里,欧昌宏在做的事情“很有意义”,他是以星辰为参照物,记录人类活动的轨迹。

2018年元旦,欧昌宏夜宿木兰山顶,冒着零下十几度的气温拍摄冬季银河。因为当时经验不足,肉眼难以辨认出银河,以为守了一夜没有拍到,闹了一点小笑话,首次成功拍下了冬季的银河,“我当时感到特别幸福。”

“摄友”方瑞2017年和他结识,并经常一起组队拍摄星空。方瑞很欣赏欧昌宏的理念,“他从不刻意回避光污染等一些‘不利’因素,反而会有意识地保留,就是希望用一种纪实的方式来展示环保理念。”在方瑞看来,这种鲜明的个人特色正是与欧昌宏的研究方向息息相关。

星空不只是星空

在欧昌宏看来,每张星空照其实都是一个环境话题。他将自己从事的大气污染研究和星空拍摄相结合,希望作品能“独一无二”。

欧昌宏在调试PM2.5测试仪。 长江日报记者史伟 摄

欧昌宏目前在从事一个雾霾项目的研究。课题组开发了一款APP,用于监测空气对人体健康的影响。他自己动手组装、安设了一台PM2.5检测仪,安装在公寓阳台,“除了为拍摄提供参考外,还可以为环保部门提供建议。”

初中时曾亲历过雾霾,欧昌宏曾尝试过在雾霾严重的城市拍摄星空,通过“矛盾冲突”的构图告诫人们爱护环境,但拍摄没有成功。

入行4年来,欧昌宏先后有9张作品入选“夜空中国”网站,其中有两张作品在武汉拍摄。该网站以每日一图的形式,呈现国内最优秀的一批星空摄影师拍摄的经典作品。

欧昌宏在道观河拍摄的银河。

2020年4月27日,他在新洲道观河畔找到灵感,拍下作品《明亮的银河拱桥从山后缓缓升起》,灯光的倒影与横亘天空的银河交相辉映,让人感受到人类的坚韧。

欧昌宏在龙王尖拍摄的星轨。

2020年5月23日,他在黄陂龙王尖拍星轨,深夜下山的游客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以古寨遗存为前景,创作了《昔日城寨已成残垣断壁》。游客的头灯轨迹延时曝光后构建了一条光明之路,而上方苍穹上则是用近百张星图拼接成的美丽星轨,让人感受到人类的生生不息。

以武汉城市为背景拍摄星空

2022年,他启动了“星辰下的人类活动”拍摄计划,以武汉这座城市为背景,讲述星空下人与自然的故事。

4月9日晚7时,23岁的欧昌宏和女友童琪背着摄影器材来到洪山江滩,用三脚架将相机对准月亮和猎户座,每隔30秒自动拍摄一张,耐心等待一个多小时,希望能拍到满意的星月交辉图。

欧昌宏和女友一起研究拍摄城市的星空。 长江日报记者史伟 摄

“我们非常支持他的做法,还给他配了一架无人机。”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信息与安全工程学院环境科学与工程系主任李飞教授告诉记者,目前学院里爱好从事星空拍摄的学生不多,欧昌宏是比较出色的一位,将个人爱好和专业方向结合得较好。在他看来,从事星空拍摄有助于大气环境科学方面的研究和科普宣传,“配无人机的目的不仅仅是方便摄影,更是希望通过图片拍摄,进行大气污染智慧识别的相关研究。”

“他的作品一眼看上去就是他的。”曾经指导欧昌宏学习星空摄影的吴珂评价说,相较于其他摄影师千篇一律的拍摄风格,欧昌宏会在照片中加入自己的想法,不仅仅是图片后期,更多是前期规划,有很明显的个人风格。他表示,人类的活动轨迹始终是和星空紧密联系的,他自己非常期待欧昌宏的作品集面世。

【编辑:郑晓晓】

更多精彩内容,请在各大应用市场下载“大武汉”客户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