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1位自愿拍人体摄影的女模特:十几岁,被父亲打得遍体鳞伤

郎静山

只要稍微对摄影感兴趣的朋友一定听过“郎静山“这个名字。

他从民国时代起就是中国极负盛名的摄影家,在他将近一百年的摄影生涯中,他创下了不少“第一”的头衔。

比如中国第一位拍摄女性人体写真的摄影师、中国第一位以“集锦摄影”表现中国画意的摄影家、第一位享有国际声誉的中国摄影家。

但是,今天兰台讲的不是郎静山的故事,而是讲的是他人体摄影模特的故事。

那是在1928年,当时郎静山已经是一个在上海滩鼎鼎有名的摄影师,他当时因为擅长拍摄具有中国水墨画韵味的风光照片,自成一种超逸和俊秀的风格而广受各界的好评。

1928年,郎静山和一众上海的摄影爱好者找到一位十几岁的张姓女孩,到自己家里拍摄了中国第一张女性人体摄影照片,名字叫《静默有忧思》。

结果这位勇敢的张姓女孩在第四天被父亲知道拍摄人体写真照片后,被父亲打得遍体鳞伤,甚至还断绝了父女关系。

兰台偶然在一本讲老上海往事的杂书里看到了这位勇敢的张姓姑娘的事迹。

首先来说,这位张姓姑娘并不是所谓的“风尘女子”,而是正儿八经的女学生,只是仰慕这些摄影家们,经过这些摄影家们的多次以“为艺术而献身”的名义劝说,才答应拍摄人体写真。

《静默有忧思》

本来说好一定要严格保密,绝对不允许透露一点点风声,可为什么张姓女孩还是被父亲知道了呢?

这是因为这群摄影师里颇有几个嘴巴大的人,他们嘴巴上说拍摄人体写真是单纯地为了艺术而献身,但是他们内心却挺龌龊,拍完后把这件事情传的沸沸扬扬,还把洗出来的照片到处个人看。

最后,照片(不是郎静山拍的那张)还传到了张姓女孩父亲手里。

张姓女孩的家庭虽然不能说是中产阶级,但是也是正经人家,父亲看到自己女儿拍这样的照片,气得差点没晕死过去,于是就直接把女儿打了一顿,并且还准备把女孩带回乡下,“浸猪笼”,幸亏被周围邻居朋友劝住。

但是这位深深觉得女儿让自己丢人的父亲坚决要和这个“伤风败俗”的女儿断绝父女关系。

书上说,最后这个张姓姑娘被赶出家门后,曾经找到郎静山求助,但是当时的郎静山也只是《时报》的普通摄影记者,实在爱莫能助,只能给这位张姑娘一些钱。

当然,兰台在这里并不是要责怪郎静山。

而是感慨一下,明明一张照片是摄影师与模特两个人共同完成的作品,但是《静默有忧思》这张照片带给郎静山的是一生的荣耀,而带给张姓女孩的却是一生的伤疤。

郎静山摄影作品

那本书里没有写张姓女孩最后怎么样了,但是想来最好的结局不过是和父亲和解后,被要面子的父亲匆匆嫁到乡下或者外地去,默默无闻的度过一生。

再看看摄影师郎静山,20世纪90年代因为他是享誉世界的摄影师,于是他从台湾到黄山采风,很受当地礼遇,还安排了专人专车陪同。

郎静山在黄山采风

每当兰台看到郎静山后半辈子的风光时,都忍不住在想,他回想起当年那位被父亲打得遍体鳞伤的张姓女孩吗?

END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