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尘外|古典风光摄影欣赏

摄影/盖少华 文/无尚

盖少华出于对绘画、音乐、设计的爱好,以及对传统文化太极拳的痴迷,把禅意的虚无静寂与传统绘画的形式相结合,来表达山这一主题。他经常数年拍摄一个题材,不仅是形式的探索,更多是在影像之外寻求一种与日俱进的进化和灵感,他更迷恋于物质内在的气质和精神,摒弃光影美感的诱惑,像一个中医一样寻求物象的本味,力图透过物象来把握和塑造物象之外的精神实质和瞬间,诠释他对主体的理解及探索。

空山·尘外02 盖少华 摄

摄影对他来说,不是职业,也非消遣,而是一种认识世界的方法,所以他不冒进不盲从,而是静观,从内心觉知的角度去触碰他所拍摄的主题。他的作品更多的不是所谓的“瞬间”,而是思索后的“等待”,像等待一杯温暖的老茶,等待时光和真情在岁月中穿梭交织,等待一种历久弥新的喜悦和神清气爽的安宁。他像一个精神的偷窥者,躲在大地的某一个角落,安静地记录着天地无形的情绪变化和万般形象。对传统笔墨的理解感知使他更注重对东方的写意、神韵的把握,所以他希望观众看他的作品,会忘却摄影的再现功能,而是更注重山野的内在美,像观看东方的写意山水一般,神游于天地气韵的流转变化之中。

《空山·尘外》系列作品,是他长期观山、敬山、爱山的一种表达式,是对中国山水摄影语言的一种探索。每次在大山前的感动,每次倚在大山怀里的游思,就似对待自己的情人一样,轻轻撩开大山梦幻的面纱,以一种深情的对语,发现发掘大山苍凉凝重的身影和静默淡然的表情。

空山·尘外03 盖少华 摄

万籁俱寂/柔云轻拂/偶有林间落雪低吟

清风徐来/空山无语/报以玄谷离尘的柔情……

《空山·尘外》亦似人求道于天地之间、游弋于玄妙之境,体味无我无妄,以清欢之态、离尘之心,寻求尘世间一片宁静的心灵净土。

《空山·尘外》系列作品,在尺幅上突破常规摄影作品的规格,以三幅联排或四幅联排的形式来诠释作品的意境。作者大胆取舍,从内容上采取不同时期不同地点拍摄的山的题材,取内容相合的部分重新造境,单幅舍去具体的构图及客观描摹,以全幅整体的观念去营造作者心目中的山,或虚无飘渺,或沉默雄浑,不是简单的堆砌,而是以山还是山、已非所见之山,山不是山、已是心中之所见。有点像电影里的蒙太奇,信手拈来却又造境于他处,表达主题意境。

空山·尘外04 盖少华 摄

《空山·尘外》作品分两部分,“空山”部分表现“空而不空”的哲学意境,画面更多的是气韵的变化和以意相连的心境节奏,或静或动,或急或缓,似有或无,作者虚幻空灵地表现了心中之山。“尘外”部分再现大山寂静于尘外的漠然之态,那里可能有执心、有痴念,或也有超然物外的优雅、心游万仞的悠然,这或许是作者追求真正的言外之意吧!

“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西方摄影的表现语言更多是形而下的客观和再现,而东方写意的语境更多是入内而舍外,以内在的精神气质和神意变化来引导观察认识物象本身,这是物性的精神实质动态把握过程,是对精神的质感化和温度化。这就好比东方语境的弦外之音,韵外之致。就像诗,像词,像古琴袅袅余音里的心境……需要作者和观者共同的人生体验后的情感共鸣,这也是意境的迷人之处。

山仍是所见之山,更是心中之山……

*原文刊载于2020年第2期《中国摄影家》杂志,原文标题《空山·尘外》,摄影/盖少华 文/无尚。

声明丨本文所刊载内容,版权均为《中国摄影家》杂志所有,侵权必究。如需转载,请提前与本刊联系。

编辑|郑家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