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三本“家庭相册”中,我挑选了三张我和父亲的照片

新买了两组书柜,价格不菲。一本一本用心选购的书,加起来也不便宜。在将堆积在地板上的书、证书、相册等整理放好时,三本“家庭相册”掀起了我内心的波澜。

是的,在手机时代,人人都是拍摄者,谁还记得尘封于相册里的一张张老照片呢?

一张照片只要存够二十年,就有故事可讲,就有人生可叹。比如,我从这三本“家庭相册”里,挑出了仅有的我与父亲的三张合影,往日情景就非常清晰地从照片中跳出来了。

1970年初秋,在我七岁要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有了第一次进城的经历,此行唯一记得的就是我第一次照相。照相时,为了解决我个头小的问题,摄影匠搬过来一个小板凳,提示我踩到上面去。这样,我与坐在身旁木椅上的父亲就差不多高了。忽然灯光熄灭,并听到“吧嗒”声响,接着灯又亮了,摄影匠说好了好了。我第一次照相,就在这样一个神秘的“熄灯燃灯”过程中完成了。

这是一张一寸见方的黑白照片。父亲的脸是严肃而消瘦的,我的眼神是好奇而惊异的。我与父亲这张小小黑白照片,看上去绝无拥挤和委屈感,相反,从我和父亲的眼光里,看到的都是对外面世界的期盼、向往、到达、迎接。

为什么舍得花钱照这样一张相片?是为了纪念我即将“背上书包上学堂”吗?我父亲没有完整的上学经历,但我总能看到父亲在读书读报,这样想这次拍照,应该是父亲有些“望子成龙”的愿望吧。还有,是不是与我父亲和我爷爷从没有过一次合影的经历有关?在我父亲不到两岁时,我爷爷就因病去世,父爱对我父亲来说完全缺失。虽然无法确定这张小小黑白照的来历缘由,但我深信,方寸之间浓缩了无尽的爱和无言的情。说它是我和父亲生命中的一个仪式,一点都不为过。

1983年10月下旬,我考入宁夏大学上学不满一个月,父亲就搭乘便车,到学校来看我。当天下午我陪父亲在校园转了一大圈,此行搭乘送货的便车来去匆匆,第二天就要返程。

第二天天亮,趁着司机修车的间隙,我带父亲就近走到南门广场。广场有好几个照相的摊主,我主动要求父亲照一张,父亲欣然同意。这一年父亲四十岁,我二十岁,我的个头都超过父亲了。小时候拍照时的板凳,这次用不上了。这次搬过来一把大椅子,供父亲坐上,这样我站在他身旁,完成了我和父亲的第二张合影。

这张黑白照的尺寸当然变大了,应该是五寸照。我以为,这张变大了的黑白照,就是我的“成人礼”。父亲一直引导我、鼓励我,让我在高考失败后重新振作,最终考上大学。我与父亲的这张合影,饱含着父亲深沉的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