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应该参加什么样的摄影比赛?让我谈谈SWPA索尼世界摄影大赛

经常有摄友问我,参加什么样的比赛可以验证自己的水平,帮助自己成长,并且获奖后可以让自己成为有名望的摄影师。我想能满足这个希望的,需要有几个条件。1、比赛规模要够大,大众的比赛才能让更多的摄影师参赛。2、比赛要公正,只有公正的比赛才能够让参赛者成长,让真正的强者胜出。3、比赛要有威望,这样获奖后才是真正对于自己的认可。

正好4月刚刚结束了2019年度索尼世界摄影大赛,我就给大家说说这个比赛吧。

什么是索尼世界摄影大赛?

索尼世界摄影大赛(SWPA)是由世界摄影组织主办、索尼赞助的世界性比赛,旨在为各国摄影师提供更好的展示交流的平台。第一届索尼世界摄影大赛是2007年。大赛覆盖广泛,不限参与者职业,并不设拍摄时使用的设备类型及品牌,无论是专业、业余、青少年还是学生摄影师都可以找到对应的参赛类别,充分展示自己的优秀作品。规模和声誉一直在不断提升。这几年来,大赛发掘并表彰了大量的摄影作品。已经是世界摄影的一项大赛事。

从2014年开始,SWPA还新增中国专项奖给中国摄影师提供了更多展示的平台。2019年度共收到195个国家和地区的摄影师投稿的326,997份作品,创造了参赛作品新纪录,索尼世界摄影大赛已经成为不容错过的年度摄影盛事,是规模最大的摄影大赛之一。

今年获奖作品可以给我们什么启发?

今年的年度摄影师大奖由Federico Borella摘得。

《Five degrees》是意大利博洛尼亚摄影师Federico Borella的一个拍摄项目。拥有古典文学学位和新闻摄影硕士学位的Borella是一名国际著名的自由摄影记者。他拥有超过十年的新闻摄影师经验,同时也是一名摄影和新闻教育工作者。

主题:《Five degrees》拍摄者:Federico Borella,意大利

系列作品《Five degrees》关注的是印度南部泰米尔纳德邦正面临的男性自杀问题——这个地区正遭受140年来最严重的干旱。此问题基于伯克利大学的一项发现气候变化与印度农民自杀率增加之间的关系研究,Borella通过一系列生动而有力量的影像,曝光了气候变化给这一农业地区及其社区带来的影响。这些图片描绘了农业景观、已故农民纪念物和那些留下的人的肖像。

Mike Trow评论道:“随着全球变暖越来越快地改变人们的生活面貌——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和不发达国家——像Borella这样的艺术家的作品变得越来越有必要。”

对于全球变暖,科学界一直有所争论。几年前在微博上,一段视频也让很多人从另一个角度去看这件事。当减少碳排放量已经成为一些国家限制发展中国家发展的手段时,发展中国家自然不乐于接受。甚至科学界可以举出地球温度变化可以很大,不需要人类拯救的理论。

但是,人类终究是要自救的。减少碳排放不应该成为发展中国家的桎梏,但是同时,在任何一个国家的生产中,我们也应该注意能源的利用效率。从粗犷的生产变得更加环保本身就没有任何问题。爱护环境这件事本身并没有阻碍谁。

就如同Federico Borella向我们展示的,5度,可能对于漫长的地球历史来说不是什么很大的温度变化。但是对于当下,对于40多亿年中的一个小片段,对于广袤地球面积的一个小片段,可能就是几代人的灭顶之灾。这就如同万分之一的不幸,落在你身上就是100%。当这样的作品呈现在我们面前时,每个人都无法回避这样的问题。

摄影有很多意义,记录生活的,拍摄美景美女的,或者去拍摄一些具有时代感的事情……很多题材可以引起观众的共鸣。但是无疑,作为最为写实的信息载体之一,当我们用摄影来表达更有深度的现实题材时,往往会让观众有更大的共鸣。

而这一点的前提就是认真去看一个可能被很多人忽略的角落,去找到得到这样一个现实结果的根源,用影像的力量去告诉众人真相。从而引发共鸣,然后让人们自发去想如何解决问题。

我认识太多喜欢纪实题材的摄友了,但是为什么大家并不能拍摄到有如此深度的作品?其实我们看,摄影技法并不难达到。这就是我一直说的,摄影只是一个技术,我们思路,思想的深度,人生的阅历,以及对于一件事儿专注的程度,才是最终决定你作品上限的因素。

希望这样的作品可以给大家启发。

如果说深挖一个这么大的社会题材离我们太远。那么对于我们身边即将消失的事物,我们是否有好好考虑过?

SWPA2019公开组文化类优胜作品《皮影戏》,拍摄者:潘建华

由中国摄影师潘建华拍摄的《皮影戏(Shadow Puppetry)》得到了专家评审团的青睐并荣获了两项大奖。这幅作品在所有摄影师可以参与的公开组文化类摄影比赛项目得到了第一名;此外这幅作品同样在公开组10个类别的摄影比赛的中国摄影师参赛者中以最佳单幅作品的身份荣获国家专项奖。

潘建华是一名业余摄影师,但是同样因为拍摄的作品打动人,得到了应有的荣誉。

潘建华是一名高级电子工程师,陕西西安人,八年前他开始以摄影为业余爱好,专注于记录中国传统文化和农村生活。获奖作品《皮影戏(Shadow Puppetry)》展示了表演者在山东枣庄的一个小村庄的石板房院内为当地村民表演古老的民间皮影戏艺术的场景。潘建华说“皮影戏(Shadow Puppets)是中国一个具有2000多年历史的古老民间艺术。皮影戏是一门古老的艺术,也是中国现存的民间传统之一。我很高兴能够通过摄影作品向世界展示中国文化,为促进世界文化交流做出应有的贡献。”

我觉得潘建华的表现,可以作为更多摄影爱好者的榜样。在我们身边有很多可以拍摄的题材。专注与坚持,可以让我们在这个题材上逐渐深入,拍摄出精髓。

关于参赛有没有什么建议?

我很喜欢颁奖典礼后采访WPO主席Scott时,他说的一段话:

“有些摄影师想去揣测评委或者观众的喜好,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错误,这对于摄影界来说是不幸的,我们不应该去迎合评委、观众,而是要去表达自己的内心,现在有写摄影师去迎合评审,这是很大的问题。

我们收到了一些来自南美洲的作品,看上去它们就像组成了一个旅游手册,就像单纯的记录一些美景,我认为我们要的不是这种旅游手册类的东西,我们需要摄影师真正能够去遵从自己的本心,对摄影事业充满激情,这样创作的作品才是好的,而不是单纯的去沉浸到某一个主题当中,我认为这样创作出的作品是不自然的,我认为这不是好事情,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需要摄影师对摄影事业有自己的爱好和激情。”

杰出贡献奖 纳达夫·坎德尔 作品

目前我们在国内看到的一些比赛往往比较关注场面的恢宏,或者摄影技巧方面的展现。而这种世界性的大赛,因为会汇聚各国的评委,所以我认为这类世界性摄影大赛会更加注重作品的社会背景,现实意义,摄影师的自我意识,或者艺术性。

所以我觉得可以给准备参加比赛的摄友们一些建议。

首先,要理解摄影作品是表达一个观点的载体,载体本身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观点。

比如对于一幅人像作品来说,简单的拍摄美肯定是太初级了。我们拍摄的原动力到底是什么,我们要表达一个什么样的观点,我们的创作诉求是什么。这才是最重要的。这需要深度思考,以及不断的积累。所以准备拍摄点什么?不如想想自己对于这个世界什么是理解最深刻的。

青少年组年度摄影师— Zelle Westfall,美国,18岁

来自亚特兰大的美国学生Zelle Westfall凭借她的《Abuot》获奖。这是一幅以“多样性”为主题的引人注目的单幅作品。谈到她获奖的作品,Westfall说:“《Abuot》是我在学校的朋友,她是我认识的最有趣的人之一。在当今社会,随着皮肤漂白产品和肤色歧视充斥媒体,强调那些经常被告知‘肤色太暗’的深色皮肤女性的美丽是很重要的。”

其次,摄影师要有自己独特的角度和拍摄思路。

当我们拍摄一个题材的时候,你可以从宏观着眼去,当然也可以从一个角落去映射更加宏观的世界。

学生组年度摄影师—SergiVillanueva,西班牙,25岁

巴伦西亚学生Sergi Villanueva的摄影作品系列《La Terreta》从世界各地提交的作品中脱颖而出,他也被评委评为学生组年度摄影师。《LaTerreta》,通过当地的橘子种植和收获过程,生动地描绘了他的祖国。Villanueva是Jaume I大学的代表,并为该大学赢得了价值3万欧元的索尼数码影像设备。

最后,如果你有很好的艺术底蕴,将艺术性很好溶于你的摄影作品,取得成绩也会事半功倍。

主题:《Harmony》拍摄者:Christy Lee Rogers, 美国

《Harmony》是艺术家Muses系列作品中的一个意象,灵感来自人类的美丽和脆弱。在这张图片中,罗杰斯运用了明、暗、色彩、运动和层叠的水下物体的对比,创造了一个让人想起巴洛克绘画的空灵场景。

摄影是视觉艺术,而艺术都是更加简单更加强烈地去表达一个观点的。我觉得每一个人都可以通过摄影阐述自己的观点,对于世界的理解。

10余年来,SWPA一直在传达这样的理念。随着比赛规模以及水平的提升。索尼世界摄影大赛已经逐渐成为可以和荷赛、华赛这类世界顶尖摄影大赛比肩的比赛。而对于我们摄影爱好者来说,只要我们能够很好观察生活,表达观点,就很可能在这样的比赛中脱颖而出。

拿出你的爱好和激情,投入到2020年索尼世界摄影大赛吧。

摄影师们可以通过官方网站报名参与适合自己的任意一组比赛

中国专项奖将从报名公开组10个类别的中国籍参赛者中选出。

2020年索尼世界摄影大赛将于6月1日开始启动。

我想这么好的比赛,你愿意错过吗?

点击文末了解更多,注册报名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