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今年“最致命校园枪击案”刚过5日,美议员晒“持枪全家福”引哗然,网友:这是合适的圣诞问候吗?

来源: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驻美国、加拿大特约记者 林日 陶短房】“圣诞快乐!另外,圣诞老人,请带点弹药过来。”美国肯塔基州共和党籍众议员托马斯·马西5日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圣诞全家福合照,照片中每个人持一把枪“微笑着摆开姿势”。在造成4人死亡、7人受伤的底特律牛津高中枪击案发生后仅5天,美国政客公然在社交媒体上发出“持枪全家福”合照,立即引起激烈的争论。美国校园枪击案越来越频繁,许多政客却以“这是自由的代价”为由拒绝推动枪支管制法案。《华盛顿邮报》气愤地说,政客们说的自由只能是“(枪手)杀戮的自由和(无辜孩子们)死亡的自由”。

美国众议员马西的推文截图。

网民怒斥“美式恐怖分子”

马西在推特上发布的照片中,他和妻子坐在沙发上,中间是他们的小女儿。马西本人端着一挺M60机枪,妻子拿着一支长枪,小女儿也拿着一支微型乌兹冲锋枪。沙发后面是他们的另外3个孩子及一名青年,每人手里都举着一支步枪。

马西此举立即在社交网络上引起激烈争论。路透社称,就在马西发布这一圣诞合照的5天前,美国刚发生今年“最致命的校园枪击案”。美国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主席、民主党议员亚尔穆斯对这位肯塔基州众议员予以强烈谴责。他发推称:“我认为不是每个肯塔基州的人都是麻木不仁的混蛋……我记得共和党人也曾在枪击案后呼吁要保护人们免受枪支暴力,但现在他们当着我们的面说起谋杀儿童的事就像说橄榄球触地得分一样。真可耻。”

在马西这则推文的评论区,美国反持枪活动人士弗雷德上传了几年前死于校园枪击案的女儿的照片,并称“密歇根州校园枪手和他的家人之前也像你家这么拍照”。有网友讽刺说:“好样的,你们是有宪法持枪的权利。但这意味着你们可以像‘基地’组织视频中的人一样挥舞着武器吗?这是合适的圣诞问候吗?你们到底有什么毛病?”还有网民上传了牛津高中枪击案中4名死亡学生的照片,称“他们的父母不会同意你这样做”。一名网友愤怒地说:“这就是美式‘伊斯兰国’恐怖分子。”

不过,也有人用所谓“杀人的是坏人而不是枪”之类老掉牙的理由来支持马西。一名经常为右翼媒体“布莱特巴特”撰稿的作者称:“虽然我对受害者感到难过,但负责任的枪支拥有者捍卫拥枪自由与用枪杀人的邪恶之人毫无关系。”

父母买枪送子被诉过失杀人

就在马西发布全家持枪庆贺圣诞照片的前一天,密歇根州底特律牛津高中枪击案嫌犯伊桑·克伦布利的父母被警方逮捕并被起诉。据奥克兰县检察官麦克唐纳说,在收到检察官的传讯后,伊桑的父母急忙出逃。4日,底特律警方接到线报后在一座建筑的地下室里抓获了两人。检察官称,将对两人分别提起4项过失杀人罪指控,每项指控最多可判15年监禁。不过,这对夫妇均不认罪。

根据检方报告,嫌犯伊桑杀人的枪是其父母于11月26日为伊桑提前买的圣诞节礼物。这把枪放在父母卧室里一个没有上锁的抽屉里。检察官称,这使得嫌犯完全可以轻易拿到枪。在其父买了这把枪后,伊桑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这把枪的图片。其母也发文说,父子俩“在测试新买的圣诞礼物”。

检方还称,在案发的前一天,一名教师发现伊桑在网上搜索弹药消息,继而通报校方,校方通知其母,却未得到任何回应。后来其母还发短信给儿子称:“我没生你的气,但你要学会不被抓住。”

此外,在11月30日案发当天上午,有教师发现伊桑画的一幅画,上面有手枪、子弹和流血的人,并写着“血溅四方”“我的生活毫无用处”“世界已死”等字样。学校立刻召其父母来校,并要求他们带伊桑去接受心理辅导。但他们不愿带走儿子,也没向校方提及枪支的情况。后来伊桑回到课堂,于下午1时开枪造成4死7伤。

对于检察官以过失杀人罪指控嫌犯父母,美联社称,国土安全部的报告显示,76%的校园枪击案是嫌犯从父母或亲戚家里取得枪支后制造的。不过,很少有父母会因为保管枪支不力导致发生枪击案而受到指控。

检察官麦克唐纳称,对嫌犯父母提出指控意在传递这样的信息:枪支拥有者应对其枪支负责,如未能履行这一责任,就应对所造成的悲剧承担刑事后果。她称:“作为检察官,我很生气。作为一个母亲,我更生气……本来有很多机会可以预防这起事件的发生,但仍有4名无辜孩子被杀了。”不过,她认为,伊桑父母可能很难被定罪,因为密歇根州没有要求安全保管枪支的法律。

“校园枪击案不能成为自由的代价”

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美国的各类枪支暴力事件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大幅增加。根据美国疾控中心的数据,截至9月底,今年美国因新冠肺炎死亡的未成年人有214人,而据美国枪支暴力网站的数据,同期美国有1079名17岁以下未成年人因枪击致死,是新冠肺炎死亡未成年人数量的5倍。今年大规模枪击案(死亡4人以上)已有611起,远超去年全年的417起。

据英国《卫报》报道,在底特律牛津高中枪击案发生后,民主党参议员墨菲提出加强购买枪支者背景调查的法案。墨菲称,加强背景调查不一定能阻止校园枪击案的发生,但他肯定“这可以减少枪支暴力并挽救生命”。不过,该提案却遭到共和党参议员格拉斯利的全力反对。格拉斯利指责这是对合法枪支拥有者的敌视,并称普遍背景调查并不能阻止枪支犯罪。

“校园枪击案不能成为自由的代价”,《华盛顿邮报》称,政客们对这些校园枪击案只是耸耸肩称这是“自由的代价”,但所谓的“自由”只能是“(枪手)杀戮的自由和(无辜孩子们)死亡的自由”。看着一个个有前途的年轻生命被扼杀,我们要大声呼喊:“枪支并没有让我们安全。它在杀死我们,也在杀死我们的孩子。”

3日,在牛津高中悼念被害者的现场,一个女孩哭着举起一张纸牌,上面写道:“如果我在校园枪击案中死去,请把我的尸体放在国会的台阶上……”

阅读更多内容请参见今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或下载登录新版“环球TIME”客户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