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摄影,我对故事更感兴趣”

还有一个月,2021年就要结束了,如果问,今年遇到的最感人的一件事情是什么?

不知道你是否需要翻开手机相册,才能选出来。总有些时刻被相册收藏了起来。透过镜头记录的每个日常的、真实的碎片,拼接在一起,或许可以映照出每个阶段真实的自己。而翻看一个人的相册,就仿佛翻阅一部“成长集”。

如玛格南摄影师乔纳斯 · 本迪克森(Jonas Bendiksen)的相册,从记录远方的故事,到捕捉平常的生活瞬间,相册变化的背后也是他的身份、对摄影理解的变化……

©Jonas Bendiksen / Magnum Photos

和很多摄影师关注热点新闻和大事件不同,Jonas Bendiksen二十余年的摄影生涯之中,常常将镜头对准了那些不常被人所知的角落。从考察前苏联边缘国家的生活,到探索人类从乡村生活向城市生活的快速转变及其影响,Jonas说,“在我看来,最有价值、最感人的照片往往隐藏在那些不为人所注意的事件中”

Jonas与摄影的缘分开始于九十年代初。彼时,十四、五岁的少年Jonas摆弄着从父亲橱柜里找到的一台相机,拍摄朋友们和生活地周遭的场景。他向父亲提议共建一间暗房,后来,他几乎搬进了家里那间由浴室改造的暗房,与胶片相处的时光占据了他越来越多的时间和注意力。“我真的被这个过程迷住了——所有的化学药品与魔法,就像炼金术一样。”

未命名,2000

在谈到最初对摄影产生兴趣的日子,少年Jonas的摄影教育中少不了父母在地下室里收藏着的一排排《国家地理》杂志,这让放学后的他以此观察世界,并对他产生了很大影响。细数那些他欣赏的摄影师前辈,比如,在他看来被低估的摄影师伦纳德·弗里德(Leonard Freed)曾拍摄长达30年的跨洲旅行,作品兼具幽默与同理心;拍摄《吉普赛人》的约瑟夫·寇德卡(Josef Koudelka),照片既粗犷又饱含热情;被认为创造了“决定性瞬间”的亨利·卡蒂埃-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透过精简的方法以达到表达上的单纯。

18岁高中毕业,Jonas延续了少年时期的热情,决定要成为一名摄影师。

19岁,他去到玛格南伦敦办事处实习。他的代表作之一,摄影书《卫星》(Satellites)中的一张图片,拍摄于千禧年的俄罗斯。村民们从坠毁的飞船上收集碎片,身边围绕着成千上万只白色蝴蝶,写实又富有诗意。这是Jonas结束了在玛格南的实习后出版的第一本个人摄影集,那一年,他29岁。

2000年,俄罗斯阿尔泰地区。

村民们从坠毁的宇宙飞船上收集废料,周围环绕着成千上万只白蝴蝶。由于有毒火箭燃料,环保人士担心该地区的未来。

此后,Jonas以自由摄影师的身份走向更远的地方。

2005年,他开始了另一个不同类型的项目《我们生活的地方》(The Places We Live),这个项目聚焦了一个问题:居住在城市里的人超过了城市之外的人。Jonas奔波在世界各地的四个贫民窟之中,站在大量的垃圾之中,拍摄下居住于此的人们的日常生活。

2006年,印度孟买。

为了街坊里即将到来的婚礼,灯都亮了,小女孩在Dharavi附近的Laxmi Chawl玩耍。

2007年,冰岛。

30岁的Aalheiur Vilbergsdottir一直住在Reydarfjordur,画面为她和两个儿子在房子对面的Reydarfjordur海滩上玩耍。

24岁时,他成为父亲

在奔走于各个角落记录下边缘群体的生活当中,24岁时,Jonas就做了父亲。可以说,在他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里,他一直都是一位父亲。近些年,他的改变,是将拍摄转向日常生活,手机成为了他必不可少的工具。以丈夫和父亲的身份按下快门,手机摄影成为了一种更加个人化的视觉日记。对他来说,这是那些远方和异域故事的平行线。

“人们的口袋里都装着摄影发射器!我是说,这件事情从来没这么好过!”Jonas已经记不清他用手机拍摄的第一张照片了。但在他看来,手机让拍照变得更加容易,这件事情是毋庸置疑的,经历过90年代胶片时代的Jonas对技术的发展持有乐观心态。

@jonasbendiksen ins上更新了他的日常拍摄

“起初,大概在23、24岁的时候,我非常担心自己成为父亲这件事情,我担心这件事情会毁了我的工作。”不过,很快Jonas就意识到,成为父亲迫使他长大,并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思考,这样的转变过程也成为了他创作的新动力。那些家庭故事虽然平凡,却有趣。

“比起摄影,我对故事更感兴趣。”对于好故事的追求一直是他的初衷,他曾说,自己从来不会因为觉得能拍出很棒的照片而奔赴现场,只有当那里有一个等待着他的动人故事,他才会动身。而藏在口袋里的“发射器”,帮助他更方便地发现、观察、记录故事。

Rjukan上方的山坡。挪威泰勒马克,2021。使用vivo X70 Pro+拍摄(以下图片选自《一个秋天的故事》)

比起更多人在探讨手机技术对于严肃摄影的冲击,Jonas更加在意的是,新技术是否能够为更好地讲述故事服务。最近,这位曾经辗转于世界各地的摄影师,首次尝试使用手机进行严肃创作,在作品《一个秋天的故事》(An Autumn Tale)中,将他的镜头转向自己的三个孩子和家人,以及他们一起探索的日常风景。“家人和朋友一直是我拍摄的焦点。我们一起看的所有风景,都将是第一次和唯一的一次。所以对我来说,这些影像和回忆是值得保留下来的瞬间。无论我在哪里,无论我和家人一起看到了什么,都会激励我去创作。”

而对Jonas来说,最好的相机是能够捕捉下动人瞬间的那一台。比起复杂的操作系统与精良的镜头,能随时待命显得格外重要,这也是Jonas选择手机进行创作的原因。Jonas也鼓励所有人都可以用手边的摄影工具来记录,“从未有过如此多的来自不同地方的不同人,会在每天都参与到摄影之中——制作它、观察它、分享它。这对摄影来说怎么会是坏事呢?”

调皮爬着树的女儿们,等待新生命降临的瞬间,阳光洒向奥斯陆某个公园中的落叶,山顶上孩子们奔向自己的瞬间……在秋日的红叶中,Jonas用一部vivo X70 Pro+,跟随、捕捉一家人在奥斯陆的生活日常,将稀松平常而不可替代的当下瞬间,凝固成《一个秋天的故事》。

在这一次的采访过程中,我们没能如期电话联系到Jonas,因为他正在信号不好的山区进行新的拍摄。对于近年来的拍摄主题上的转变,关于手机摄影的体验与理解,他也认真回复了我们:

Lens:疫情期间你在拍摄什么?

Jonas:我依旧在工作,并像往常一样陪伴我的家人。

摄影师的妻子和女儿Billie(4岁)正在爬山。挪威泰勒马克,2021年。使用vivo X70 Pro+拍摄

Lens:你如何看待智能手机给摄影带来的变化,你使用新的拍摄技术吗?

Jonas:最好的相机其实是你随身携带的相机,是当意外的瞬间出现时,在你手中准备好了的“那台相机”。如果当你需要时,相机并没有准备好,那么按键、刻度盘、精致的镜头或是超级传感器都帮不了你。这就是手机摄影的乐趣所在,它拓展了我们作为摄影师的能力,因为我们从未远离那些创作的时刻。

我自己一直对新技术感兴趣,因为它能帮助我以一种独特的方式讲故事。我使用技术不是为了技术本身,如果它有助于讲好故事或是给项目带来特别的影响,那么我就会使用它。

Lens:从2018年开始,你开始将关注点放在你的个人生活上。比起之前拍摄的更为异域和遥远的项目,这样的变化是如何产生的?

Jonas:人的关注点会随着生活而变化,这是很自然的事情。我有三个孩子,我的日常生活时常围绕着我女儿们的所有不同时刻:她们的情绪,她们的起起落落,她们大或小的成就,她们了解周遭世界的道路。我自己也从这个过程中学习到了很多。因此,很自然地,我用相机作为我小小的视觉日记,用这种方式记录我们养育这个家庭的时光。除此之外,我仍旧会走出去,并在更广泛的意义上做关注社会的项目。但对我个人来说,在我的工作中拥有一个平行的轨迹变得越来越重要——一个更加私人的轨迹

正在爬树的摄影师的女儿Boe(6岁)和Billie(4岁)。挪威泰勒马克,2021年。使用vivo X70 Pro+拍摄

女儿们在Rauland的田野里奔跑。挪威泰勒马克,2021年。使用vivo X70 Pro+拍摄

Lens:可以介绍一些使用手机拍摄的细节吗?

Jonas:这是关于记忆的保存,保存那些微小的时刻。生命流逝地太快了,这是一个更好地品味这些时刻的方式。我在这个项目中拍摄的照片在很大程度上是即兴的,那些时刻瞬间涌现出来,很快就会消失。

女儿Billie正挂在一棵树上。挪威泰勒马克,2021年。使用vivo X70 Pro+拍摄

Vigeland公园里,池塘上的黄叶。挪威奥斯陆,2021年。使用vivo X70 Pro+拍摄

Lens:在你看来,摄影题材或主题的变化与拍照工具的演变有什么关联吗?

Jonas:只要能讲好故事,就是对的方法,我把这些都看作是讲故事的一种“方言”,最终,一切都是关于如何用你的方言清晰地去表达。如果你问我自己的“方言”是什么,那就是简单摄影,也就是不复杂的摄影。我认为,你必须清楚地表达你试图讲述的每个故事,就像你试图背诵的任何一首诗一样。当你知道自己想要与人沟通交流,通常情况下你会找到适合的形式。相反,宣称某一种风格,但其实你并不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这往往会变成一场灾难。

女儿在山上的小木屋里玩耍。挪威泰勒马克,2021年。使用vivo X70 Pro+拍摄

女儿Boe正在倾听她未出生的妹妹的声音。挪威泰勒马克,2021年。使用vivo X70 Pro+拍摄

作为2021 vivo VISION+手机摄影大赛评委之一的Jonas不止一次在采访中提到过,他是一个“简单的”摄影师,拍摄中很少涉猎复杂的技法。用简单的工具拓展到无穷的世界,也像是Jonas所经历的职业历程。不过,在全球人们正在经历疫情的当下,无法自由远行的日子中,重新审视身边熟悉而琐碎的人和场景,似乎成为了每一个人新的日常。

在这样的状况之下,照片的评判标准似乎也悄悄发生着变化:无论它们好或不够好,无论他人喜欢或不喜欢,由于照片本身与个体生命的紧密联结,照片本身的魅力由此褪去复杂的表象,重新回到其记录个体生命的本质。就像vivo倡导的,关注当下,记录生活,不吝啬对日常的赞美,每一个普通人的照片,都有其独特的魅力和意义。

同样拿起手机记录自己的日常的,还有全球各地的创作者,比如同样身为本届vivo VISION+手机摄影大赛评委的马丁·帕尔,将手机对准自己家乡海岸线上晒着日光浴的人们,肖全拍摄下了家乡成都的手艺人的生活,麦克山下踏上直升机静候自己出生与成长的这座城市的一场日出……他们不仅用摄影师的视角记录了这不平凡一年中发生在世界各个角落的人与事,也分享了现实生活中平凡动人的情感,这些作品将共同亮相本年度的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 “我们的时刻——人人都是创作者”特别呈现单元。

目前展览已向公众开放,2021年11月26日-2022年1月3日,厦门市集美新城市民广场展览馆,期待你来。

同时,更多普通人的作品——来自2021 vivo VISION+影像计划全球384,878张投稿作品中的优秀作品,将于12月6日起登陆北京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人人都是创作者——我们的2021”vivo VISION+影像年展。vivo希望通过这个特别的展览,跟随VISION+全球创作者的镜头,共同回味过去一年中或宏大、震撼的时代印记,或真切、温情的日常瞬间,感受移动影像的魅力。

翻开手机相册,你会发现正是这些日常又琐碎的时刻让我们脱离标签,更接近每个人真实的内在,他们在嘈杂细碎的生活中停下、捕捉,并共同集合成为我们对于这一年全球视角的观察日记,用记录消解遗忘,用摄影赋予意义。

分享一张你的手机拍摄的“家庭日记”吧

我们也为Lens的读者准备了福利,

12月6日起,

在“人人都是创作者——我们的2021”

vivo VISION+影像年展现场,

和工作人员报暗号“Lens”,

将有机会获得影展纪念周边一份

(数量有限,先到先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