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运面孔丨五年十万张 这位摄影师见证拱墅运河体育公园的“成长”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郑梦莹

“你们先走,我再去拍几张,机会难得!”4月上旬的一天,远远看到亚运会乒乓球馆幕墙上“挂”着四个“蜘蛛人”,廖雄示意同行的摄友们先走。他背上刚放下的相机包,又跑进了杭州拱墅运河体育公园。

廖雄摄影作品

“闲不住”是摄友对廖雄的印象。5年来,在杭州市拱墅区文联工作的廖雄已经为这个公园拍摄了十万多张照片。他的镜头中,留住了公园从无到有、园中场馆从矮到高的一幕又一幕,也定格了市民游客在这座美丽的“城中公园”尽情赏玩的温馨。

“亚运会与我们每位市民都相关。”廖雄说,看着公园一步步建成,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一点点长大。

拱墅运河体育公园内两大亚运场馆——乒乓球馆、曲棍球馆,一个酷似玉琮,一个宛若油纸伞。

“从我家客厅看出去,就是这把著名的‘杭州伞’。”廖雄从电脑上调出一张照片给记者看。他笑说自己“近水楼台”,住在公园旁。“想去拍照,走两步就到了。”

2017年春天,他为拱墅运河体育公园拍下第一张照片。当年3月,乒乓球馆原是一片苗圃,油菜花黄灿灿一片。几个月后,拱墅运河体育公园地块开启蜕变之路。

廖雄是拍摄者,也是亲历者。5年来,这片土地上发生的重要事情,他大多没有错过——2021年1月,“杭州伞”穿外衣;2022年4月1日,亚运会誓师动员大会现场,热情舞动……

廖雄(图片由受访者本人提供)

他是个有心人。一个寻常日子,工程正在建设中,廖雄为自己定了24个闹铃,24小时,一小时一个。“我对着工地定好一个角度,到点了就去拍一张,最后拼成一张图。”作品《工地24小时》,在一张照片中“印刻”了公园的白昼与黑夜,非常难得。

图为廖雄摄影作品

除了公园和场馆建设,廖雄的另一拍摄主题是亚运人物,“人物影像,尤其能够表达温情和美好。”

廖雄的快门,记录了很多亚运建设者的身影。他缓缓滑动照片,向记者一一讲述画面背后的故事。

20多位披着透明雨衣的工人,正在细雨中开足马力赶工。当时,这个画面触动了廖雄,于是赶紧拿起相机拍了下来,“这么多人在为亚运作贡献,记录他们的点滴十分有意义。”

“看,工人们正在一点点编制亚运梦。”说着,廖雄又调出一张作品。这是他站在乒乓球馆内,从下往上仰拍的场景。画面中,几位建筑工人正在搭建钢架,整个框架仿佛一张巨大的网。

“当然,公园落成开放后,更受益的还是周边居民,我拍的是老百姓的公园,是为我们自己拍摄。”廖雄说,随着公园人气越来越足,自己开始把更多镜头对准来游玩的市民身上。

每到周末,闲不住的他就会背起相机在公园里穿梭,一边漫步一边拍摄。

看到一家三口在草地上铺上一块野餐垫,欢声笑语阵阵,“咔!”;双胞胎小朋友一人拿个彩色风车,开心“比心”,“咔!”;穿着摩登的情侣路边骑车,很是拉风,“咔!”……

仔细观察,便很容易发现,廖雄的作品大多自成体系。他常围绕着一个主题跟踪拍摄数年,拱墅运河老街印象、机修车间数十年间……“变迁”二字,贯穿始终,亚运系列更是如此。

翻看廖雄的亚运相册时,一段12秒的视频吸引了记者的注意。“我观察到工地隔几天有变化,就去按一下快门,把拍到的100多张照片拼了起来。”为了更连贯地记录公园“换装”全过程,廖雄在客厅的窗边支了个机位,用胶水把三脚架固定起来,专门用来延时拍摄。掐着手指头算算,这组照片前后拍了三年。

“摄影师应该做时代变化的记录者。在摄影的时候,我会把时间轴拉长、拉远。”廖雄说,亚运会是浙江的大事情,很荣幸能为亚运会留下一些影像资料。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